欢迎来到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137-5103-1686
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头条新闻

咨询热线

137-5103-1686

一位英国教授的心声:印刷品对我诱惑力更大

作者: 浏览:357 来源: 时间:2018-06-21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作为《卫报》忠实的受众,在坚持订阅其数字版5年之后,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结构生物学教授史蒂芬·库瑞表示:“相比电子版,其实,我发现印刷品对我诱惑力更大!”

  近些年来,我们不可回避的事实是,报纸的订阅量一直在下降。你只要留心看看通勤列车或地铁上看报人的数量就能发现,报纸在远离我们的生活。也许现在人们看到最多的纸制品就是早出晚归时,路上随处分发的免费阅读赠品。现在,所有人的眼睛似乎都被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或者电脑屏幕牢牢吸引和占据着,并且,这些人中只有极少数在真正阅读,大部分人使用智能设备在玩游戏、看电影或者追电视剧。

  “我并不抱怨年青一代的受众追求新奇的生活方式。信息、娱乐和链接是数字世界带给我们的财富,它们如此丰富多彩,充满惊人的魅力。但它们的确令我替新闻出版业感到担忧和不安,即使是那些还想挣扎一下挽回点注意力的开发了数字版本的纸质媒体,也难免被更有活力的媒体逼向绝路。”史蒂芬·库瑞说道。

  我们都承认,计算机和互联网拥有过去媒介不可比拟的强大威力,作为一名科学家和研究者,在史蒂芬·库瑞的职业生涯里,与计算机、数据和新的科技打交道更是家常便饭。

  “自从有了互联网,我就很少去图书馆了,除非是去查一些目前还没有上载到网上的古老期刊或书籍。图书馆或许还能在我们的文化中心生存一段时间,但我不会错过把那些老得快发霉的书放到扫描仪上,再将它们电子化。过去那段繁重的工作记忆使我现在格外享受网络赋予我的便捷,人们能像蜘蛛一样,只要在自己的书桌旁牵动信息的弦,就能将信息辐射到全世界。”史蒂芬·库瑞称这种免费、开放式获取信息的过程就是一场革命——关于信息的革命,最终,它会使各种新的研究成果变成公开和免费的信息惠及全球。

  但事实上,报纸的数字化之路并不容易,遇到的困难和竞争对手十分复杂。除了与游戏和视频争夺用户的注意力之外,报纸还需和谷歌、脸谱等互联网巨头展开搏斗,因为互联网抢占了大量的信息内容和广告收入。纸质出版业,或者说还有没被媒介巨头“垄断”的那部分新闻媒体,事实上,它们仍然拥有引起人们关注的实力和能量。想想前几年的斯诺登事件、电话窃听门事件,正是纸质媒体的存在,才让大众有机会看到被隐藏的真相。

  “必须承认的是,大多数读者都喜欢看那些刺激的耸人听闻的内容,我也曾是其中一员。但庆幸的是随着年岁渐长,我开始明白一个道理:要想获得有品质的信息,人们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史蒂芬·库瑞在讲述中说道,“但是说实在的,坚持这一立场的确很难。”过去几年里,他开始思考从纸质阅读转换到数字阅读世界中去。首先放弃的是日报,因为不能忍受在拥挤的地铁车厢里或者在忙乱的上班间隙看这些密密麻麻的字。他表示,自己更愿意在周六安静地看一厚沓《卫报》,或者偶尔在慵懒的周末看看《观察者》之类的深度新闻。

  这几年间,许多纸质版报纸的读者们试图通过拥抱数字新闻来恢复曾经的报纸阅读习惯,而《卫报》和《观察者》这样的出版物也迅速推出数字版,人们可以直接在iPad上阅读,电子版的超低价更是令读者兴奋的理由,订阅一个月的电子版基本和购买一期纸质版的价格相当。

  但是如今,受众虽然习惯了数字技术创造的便捷,却也有许多读者表示,开始怀念起曾经纸质版的出版时代,史蒂芬·库瑞就是其中一员。“小小的电子屏幕的确很时尚、很先进,但我却怀念一整张大大的报纸。你知道吗?上周末,我还真的跑到超市买回了一张报纸。我坐在餐桌旁把报纸摊开,然后沉浸其中。这种简单又深沉的愉悦感我至今还没从任何屏幕阅读中体会过。这种阅读和浏览的体验比任何浏览器都更加流畅和自然。”

  尽管网上阅读提供了很多纸质阅读不具备的功能,比如你可以简单地搜索想看的内容。但是,读报纸的时候,人们其实是拥有更大选择范围的。当你把两版纸张铺开,迅速浏览和跳读各种头条和标题,并且可以在一些有趣的故事上稍作停留,而又不必经历“点进去”或者“退出来回到首页”之类麻烦的操作。同时,你还能很明确目光所及之处究竟是报纸的第几版第几页,具体到哪个区域。几乎一眼,你就能知道自己已经读了多少,判断这篇文章还剩多少内容没有读。“这能够逃离看似无穷无尽的、高速滚动的数字阅读,我真的长舒了一口气。”史蒂芬·库瑞表示。

  “在我改变阅读方式,投奔数字世界的过去5年里,我明显感到我让自己的孩子失望了,个人电子设备似乎有点过于个人化了,以至于它们将你‘绑架’了。你在孩子身边,却与不在无异。而社交媒体给你带来的在线新闻虽然有趣又劲爆,却让你独自迷失在评论泡沫里,于是失去了与家人分享这些信息的亲密体验。但是,纸质媒体的阅读方式却很容易将人们引向家庭,引向阅读后的分享行为,尤其周末版的报纸里还充满了大量关于家庭的消息。我常常会在看后跟孩子说,‘快看看这个’或者‘你也读一读这篇故事’。”史蒂芬·库瑞说道。

  虽然现在想改变新一代孩子们的阅读习惯和偏好为时已晚,但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感受调整个人的阅读习惯。值得报纸经营者和制作者们注意的是,揣摩如今读者的心中所想是十分必要的。许多人认为,在工作日,数字阅读仍是主流,它方便且可随身携带。而周末大段可供认真阅读的时间呢?却是属于纸质出版物的。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作为《卫报》忠实的受众,在坚持订阅其数字版5年之后,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结构生物学教授史蒂芬·库瑞表示:“相比电子版,其实,我发现印刷品对我诱惑力更大!”

  近些年来,我们不可回避的事实是,报纸的订阅量一直在下降。你只要留心看看通勤列车或地铁上看报人的数量就能发现,报纸在远离我们的生活。也许现在人们看到最多的纸制品就是早出晚归时,路上随处分发的免费阅读赠品。现在,所有人的眼睛似乎都被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或者电脑屏幕牢牢吸引和占据着,并且,这些人中只有极少数在真正阅读,大部分人使用智能设备在玩游戏、看电影或者追电视剧。

  “我并不抱怨年青一代的受众追求新奇的生活方式。信息、娱乐和链接是数字世界带给我们的财富,它们如此丰富多彩,充满惊人的魅力。但它们的确令我替新闻出版业感到担忧和不安,即使是那些还想挣扎一下挽回点注意力的开发了数字版本的纸质媒体,也难免被更有活力的媒体逼向绝路。”史蒂芬·库瑞说道。

  我们都承认,计算机和互联网拥有过去媒介不可比拟的强大威力,作为一名科学家和研究者,在史蒂芬·库瑞的职业生涯里,与计算机、数据和新的科技打交道更是家常便饭。

  “自从有了互联网,我就很少去图书馆了,除非是去查一些目前还没有上载到网上的古老期刊或书籍。图书馆或许还能在我们的文化中心生存一段时间,但我不会错过把那些老得快发霉的书放到扫描仪上,再将它们电子化。过去那段繁重的工作记忆使我现在格外享受网络赋予我的便捷,人们能像蜘蛛一样,只要在自己的书桌旁牵动信息的弦,就能将信息辐射到全世界。”史蒂芬·库瑞称这种免费、开放式获取信息的过程就是一场革命——关于信息的革命,最终,它会使各种新的研究成果变成公开和免费的信息惠及全球。

  但事实上,报纸的数字化之路并不容易,遇到的困难和竞争对手十分复杂。除了与游戏和视频争夺用户的注意力之外,报纸还需和谷歌、脸谱等互联网巨头展开搏斗,因为互联网抢占了大量的信息内容和广告收入。纸质出版业,或者说还有没被媒介巨头“垄断”的那部分新闻媒体,事实上,它们仍然拥有引起人们关注的实力和能量。想想前几年的斯诺登事件、电话窃听门事件,正是纸质媒体的存在,才让大众有机会看到被隐藏的真相。

  “必须承认的是,大多数读者都喜欢看那些刺激的耸人听闻的内容,我也曾是其中一员。但庆幸的是随着年岁渐长,我开始明白一个道理:要想获得有品质的信息,人们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史蒂芬·库瑞在讲述中说道,“但是说实在的,坚持这一立场的确很难。”过去几年里,他开始思考从纸质阅读转换到数字阅读世界中去。首先放弃的是日报,因为不能忍受在拥挤的地铁车厢里或者在忙乱的上班间隙看这些密密麻麻的字。他表示,自己更愿意在周六安静地看一厚沓《卫报》,或者偶尔在慵懒的周末看看《观察者》之类的深度新闻。

  这几年间,许多纸质版报纸的读者们试图通过拥抱数字新闻来恢复曾经的报纸阅读习惯,而《卫报》和《观察者》这样的出版物也迅速推出数字版,人们可以直接在iPad上阅读,电子版的超低价更是令读者兴奋的理由,订阅一个月的电子版基本和购买一期纸质版的价格相当。

  但是如今,受众虽然习惯了数字技术创造的便捷,却也有许多读者表示,开始怀念起曾经纸质版的出版时代,史蒂芬·库瑞就是其中一员。“小小的电子屏幕的确很时尚、很先进,但我却怀念一整张大大的报纸。你知道吗?上周末,我还真的跑到超市买回了一张报纸。我坐在餐桌旁把报纸摊开,然后沉浸其中。这种简单又深沉的愉悦感我至今还没从任何屏幕阅读中体会过。这种阅读和浏览的体验比任何浏览器都更加流畅和自然。”

  尽管网上阅读提供了很多纸质阅读不具备的功能,比如你可以简单地搜索想看的内容。但是,读报纸的时候,人们其实是拥有更大选择范围的。当你把两版纸张铺开,迅速浏览和跳读各种头条和标题,并且可以在一些有趣的故事上稍作停留,而又不必经历“点进去”或者“退出来回到首页”之类麻烦的操作。同时,你还能很明确目光所及之处究竟是报纸的第几版第几页,具体到哪个区域。几乎一眼,你就能知道自己已经读了多少,判断这篇文章还剩多少内容没有读。“这能够逃离看似无穷无尽的、高速滚动的数字阅读,我真的长舒了一口气。”史蒂芬·库瑞表示。

  “在我改变阅读方式,投奔数字世界的过去5年里,我明显感到我让自己的孩子失望了,个人电子设备似乎有点过于个人化了,以至于它们将你‘绑架’了。你在孩子身边,却与不在无异。而社交媒体给你带来的在线新闻虽然有趣又劲爆,却让你独自迷失在评论泡沫里,于是失去了与家人分享这些信息的亲密体验。但是,纸质媒体的阅读方式却很容易将人们引向家庭,引向阅读后的分享行为,尤其周末版的报纸里还充满了大量关于家庭的消息。我常常会在看后跟孩子说,‘快看看这个’或者‘你也读一读这篇故事’。”史蒂芬·库瑞说道。

  虽然现在想改变新一代孩子们的阅读习惯和偏好为时已晚,但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感受调整个人的阅读习惯。值得报纸经营者和制作者们注意的是,揣摩如今读者的心中所想是十分必要的。许多人认为,在工作日,数字阅读仍是主流,它方便且可随身携带。而周末大段可供认真阅读的时间呢?却是属于纸质出版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