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137-5103-1686
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头条新闻

咨询热线

137-5103-1686

数字化时代:印刷出版报纸的去纸化转型

作者: 浏览:705 来源: 时间:2018-06-21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数字阅读终会取代传统报刊,纸质报刊和胶卷、唱片一样会成为奢侈品”,社交杂志应用的Flipboard创始人麦克麦丘认真地说。他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感伤,但更多的则是对数字化阅读时代的憧憬。

  Flipboard要做的就是创建一个数字阅读平台,整合《时代周刊》《卫报》《经济学人》等上百份报纸杂志以及更多的网络媒体内容。而麦克麦丘在硅谷的办公室里,放满了各种报纸杂志。他对传统纸质报刊的质感留恋不舍,却又在亲手打造新数字阅读时代。

  对出版行业来说,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报纸发行量持续下滑,广告收入显著萎缩,互联网的免费资讯无处不在,大批报纸先后倒闭,出版行业走到了转型的边缘。但与此同时,数字阅读也给传统出版业带来了新的机遇,谁能抓住变革先机,谁就能熬过眼下的出版寒冬,等到未来的春天。

  美国报业协会(简称NAA)的数据显示,美国报纸行业2011年的广告收入已从2005年的494亿美元下滑到239亿美元,萎缩了一半以上,降到了60年来的最低点;而发行收入从2002年开始就始终徘徊在100亿美元左右。这意味着美国报纸行业收入在6年内下滑了43%。

  具体来看,去年上半年美国印刷广告支出同比下滑了9.17%,而唯一的亮点是网络广告支出同比增长9.29%,但增速与上年同期持平。而且网络广告收入目前仅占美国报业收入的14%。网络广告收入增长还无法抵消报业整体广告收入的下滑,美国报业的失血还在继续。

  更为严重的是,从1999年开始,各个年龄层读者不断下滑。尤其是25岁至34岁以及35岁至44岁两个年龄层的主力读者,从2002年开始就持续下滑。2007年至今,美国已经有270多家报纸关张倒闭。

  唇亡齿寒。美国劳工部的数据显示,目前美国新闻从业人员的平均年薪为43588美元,甚至还低于建筑工人的43870美元,而普通电工的平均年薪则是58860美元。低廉的薪酬待遇留不住高素质的采编人员,除了《华尔街日报》等主流全国性报纸,地区性报纸面临着严重的人员流失问题。

  目前美国报业主要收入仍然来自于发行,但报业发行收入从1990年开始就不断萎缩。25个最大都市所在报纸的发行量下滑状况最为严重。互联网免费内容是报业发行收入下滑的直接原因,越来越多的读者习惯于从网络获取免费的资讯,而非订阅印刷版报刊。

  面临发行量下滑的局面,一些主流报业正在努力尝试数字内容的付费订阅。但付费订阅同时也是一把双刃剑,报纸需要保持一个微妙平衡:付费订阅会带来收入,但不可避免地会导致读者量下滑,网页点击量萎缩还会挫伤广告收入。

  在付费订阅方面,《华尔街日报》和英国《金融时报》等定位专业读者、具有优质内容的媒体显然引领了行业潮流。这些报纸的数字付费模式包括:网页版、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适用于不同的阅读人群,用户可以在免费阅读若干篇报道之后,自己选择付费组合。

  而对于非专业报纸,采用付费模式则面临着失去读者的风险;没有专有特色内容,读者就会转向更多选择的免费网络媒体获取资讯。英国《泰晤士报》在对网络内容收费后,1个月内市场占有率从4.4%下滑至1.4%,彻底退出英国新闻类网站前十位。

  标准普尔在去年的《美国出版业报告》中表示,出版商会继续致力于提高网络收入,改进支出结构,增强盈利能力。那些更快转型数字内容的报业公司将获得更好的发展空间。《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等传统报业豪强则是引领这一大潮的行业领头羊。

  《华尔街日报》网站自1996年上线以来一直采取收费模式,并始终是全球付费用户最大的新闻网站。但付费用户多年来一直保持在100万人左右,始终没有明显增长。这种情况在苹果iPad发布后出现了转机。新闻集团CEO默多克透露,iPad上市后第一年,就给《华尔街日报》带来了200万美元的收入。

  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带来了新的阅读平台,也带来了新的收费模式。目前《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等收费阅读模式都采取了网站订阅、平板订阅和手机订阅的收费套餐,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阅读习惯选择阅读平台。

  《纽约时报》网站在多年免费阅读之后,从2011年再度开始收费。美国主要地区性报纸《洛杉矶时报》《旧金山记事报》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收费计划,而平板电脑都是他们订阅模式的重要一环。

  对出版商来说,苹果与谷歌似乎就代表着天使与魔鬼。多年来,出版业一直对网络搜索巨头谷歌有着复杂的情绪。一方面,他们需要谷歌的搜索链接来提升自己网站的流量,推动网络广告收入增长;另一方面,崇尚免费开放的谷歌让他们的付费模式无法推行,优质内容无法转化为收入。

  今年1月,默多克在Twitter平台上炮轰谷歌,认为谷歌提供诸多未授权的内容链接,是盗版领军人物。默多克对崇尚“免费开放”文化的谷歌的反感由来已久,他多次炮轰谷歌提供媒体内容链接,通过卖广告赚取利润。默多克还威胁在《华尔街日报》网站上屏蔽谷歌搜索。

  但另一方面,出版业又将苹果视为自己的骑士。《华尔街日报》与《纽约时报》都与苹果关系密切,默多克与苹果前CEO史蒂夫·乔布斯(SteveJobs)是多年好友,而iPad发布会上展示的新闻网站就是《纽约时报》。乔布斯曾对《纽约时报》表示,苹果的收费平台是推动《纽约时报》走出当前困境的最好助手,他相信iPad会成为未来的主要阅读平台。

  而Flipboard的麦克麦丘则为出版业描绘了另一种模式:Flipboard为诸多报刊提供iPad渠道,以近似于“翻页”的用户体验吸引数百万的读者量,同时将广告以传统图片模式置入阅读过程中。他的思路很清晰:Flipboard想搭建一个广告主与出版商之间的桥梁,然后按照比例与出版商分成广告收入。

  报纸杂志的最大支出是什么?不是记者编辑的人力成本,而是发行费用,这其中包括了印刷、汽油和卡车等支出。苹果新iPad的Retina显示屏清晰度已经达到了印刷级别,而传言苹果即将发布的新Macbook也将全面配备Retina显示屏。如果当前出版业全面转向高清数字阅读的话,那么他们可以节省将近三分之一的支出,增加的预算可以用于提高媒体从业人员待遇,生产更多精准优质的媒体内容。而他们的广告收入则可以通过网页、iPad应用以及Flipboard这样的阅读平台来实现增长。

  而数据提供了这种可能性,研究机构Forrester的数据显示,2010年全球不包括iPad的电子阅读器销量为1030万部,而2011年达到了2410万部,还保持着105%的年增长率。而去年苹果iPad全球销量则是3500万部,iPad系列总销量达到6100万部(包括新iPad的300万部)。

  另一方面,美联社(AP)等28家媒体在今年1月创办了媒体权利(NewsRight)组织,意在追踪媒体新闻在网络上的转载和非授权使用情况,通过法律渠道追索版权费。这是出版和媒体行业联合对抗谷歌为代表的免费互联网,创新盈利模式的新尝试。

  最后,引用全球编辑协会的《宣言》:编辑行业要继续进行试验和创新,移动网络、与用户的联结、个性化、地方化新闻、数据支撑的新闻以及富媒体,这些就是新闻业未来的关键。

  或许,不久的将来,天真的孩子会问“为什么报纸(Newspaper)这个词中会有纸(Paper)?”随着新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未来的报刊会全面转向数字化,通过数字渠道获得更好的营收和利润。改变的只是载体,而新闻的精神永远不会改变。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数字阅读终会取代传统报刊,纸质报刊和胶卷、唱片一样会成为奢侈品”,社交杂志应用的Flipboard创始人麦克麦丘认真地说。他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感伤,但更多的则是对数字化阅读时代的憧憬。

  Flipboard要做的就是创建一个数字阅读平台,整合《时代周刊》《卫报》《经济学人》等上百份报纸杂志以及更多的网络媒体内容。而麦克麦丘在硅谷的办公室里,放满了各种报纸杂志。他对传统纸质报刊的质感留恋不舍,却又在亲手打造新数字阅读时代。

  对出版行业来说,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报纸发行量持续下滑,广告收入显著萎缩,互联网的免费资讯无处不在,大批报纸先后倒闭,出版行业走到了转型的边缘。但与此同时,数字阅读也给传统出版业带来了新的机遇,谁能抓住变革先机,谁就能熬过眼下的出版寒冬,等到未来的春天。

  美国报业协会(简称NAA)的数据显示,美国报纸行业2011年的广告收入已从2005年的494亿美元下滑到239亿美元,萎缩了一半以上,降到了60年来的最低点;而发行收入从2002年开始就始终徘徊在100亿美元左右。这意味着美国报纸行业收入在6年内下滑了43%。

  具体来看,去年上半年美国印刷广告支出同比下滑了9.17%,而唯一的亮点是网络广告支出同比增长9.29%,但增速与上年同期持平。而且网络广告收入目前仅占美国报业收入的14%。网络广告收入增长还无法抵消报业整体广告收入的下滑,美国报业的失血还在继续。

  更为严重的是,从1999年开始,各个年龄层读者不断下滑。尤其是25岁至34岁以及35岁至44岁两个年龄层的主力读者,从2002年开始就持续下滑。2007年至今,美国已经有270多家报纸关张倒闭。

  唇亡齿寒。美国劳工部的数据显示,目前美国新闻从业人员的平均年薪为43588美元,甚至还低于建筑工人的43870美元,而普通电工的平均年薪则是58860美元。低廉的薪酬待遇留不住高素质的采编人员,除了《华尔街日报》等主流全国性报纸,地区性报纸面临着严重的人员流失问题。

  目前美国报业主要收入仍然来自于发行,但报业发行收入从1990年开始就不断萎缩。25个最大都市所在报纸的发行量下滑状况最为严重。互联网免费内容是报业发行收入下滑的直接原因,越来越多的读者习惯于从网络获取免费的资讯,而非订阅印刷版报刊。

  面临发行量下滑的局面,一些主流报业正在努力尝试数字内容的付费订阅。但付费订阅同时也是一把双刃剑,报纸需要保持一个微妙平衡:付费订阅会带来收入,但不可避免地会导致读者量下滑,网页点击量萎缩还会挫伤广告收入。

  在付费订阅方面,《华尔街日报》和英国《金融时报》等定位专业读者、具有优质内容的媒体显然引领了行业潮流。这些报纸的数字付费模式包括:网页版、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适用于不同的阅读人群,用户可以在免费阅读若干篇报道之后,自己选择付费组合。

  而对于非专业报纸,采用付费模式则面临着失去读者的风险;没有专有特色内容,读者就会转向更多选择的免费网络媒体获取资讯。英国《泰晤士报》在对网络内容收费后,1个月内市场占有率从4.4%下滑至1.4%,彻底退出英国新闻类网站前十位。

  标准普尔在去年的《美国出版业报告》中表示,出版商会继续致力于提高网络收入,改进支出结构,增强盈利能力。那些更快转型数字内容的报业公司将获得更好的发展空间。《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等传统报业豪强则是引领这一大潮的行业领头羊。

  《华尔街日报》网站自1996年上线以来一直采取收费模式,并始终是全球付费用户最大的新闻网站。但付费用户多年来一直保持在100万人左右,始终没有明显增长。这种情况在苹果iPad发布后出现了转机。新闻集团CEO默多克透露,iPad上市后第一年,就给《华尔街日报》带来了200万美元的收入。

  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带来了新的阅读平台,也带来了新的收费模式。目前《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等收费阅读模式都采取了网站订阅、平板订阅和手机订阅的收费套餐,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阅读习惯选择阅读平台。

  《纽约时报》网站在多年免费阅读之后,从2011年再度开始收费。美国主要地区性报纸《洛杉矶时报》《旧金山记事报》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收费计划,而平板电脑都是他们订阅模式的重要一环。

  对出版商来说,苹果与谷歌似乎就代表着天使与魔鬼。多年来,出版业一直对网络搜索巨头谷歌有着复杂的情绪。一方面,他们需要谷歌的搜索链接来提升自己网站的流量,推动网络广告收入增长;另一方面,崇尚免费开放的谷歌让他们的付费模式无法推行,优质内容无法转化为收入。

  今年1月,默多克在Twitter平台上炮轰谷歌,认为谷歌提供诸多未授权的内容链接,是盗版领军人物。默多克对崇尚“免费开放”文化的谷歌的反感由来已久,他多次炮轰谷歌提供媒体内容链接,通过卖广告赚取利润。默多克还威胁在《华尔街日报》网站上屏蔽谷歌搜索。

  但另一方面,出版业又将苹果视为自己的骑士。《华尔街日报》与《纽约时报》都与苹果关系密切,默多克与苹果前CEO史蒂夫·乔布斯(SteveJobs)是多年好友,而iPad发布会上展示的新闻网站就是《纽约时报》。乔布斯曾对《纽约时报》表示,苹果的收费平台是推动《纽约时报》走出当前困境的最好助手,他相信iPad会成为未来的主要阅读平台。

  而Flipboard的麦克麦丘则为出版业描绘了另一种模式:Flipboard为诸多报刊提供iPad渠道,以近似于“翻页”的用户体验吸引数百万的读者量,同时将广告以传统图片模式置入阅读过程中。他的思路很清晰:Flipboard想搭建一个广告主与出版商之间的桥梁,然后按照比例与出版商分成广告收入。

  报纸杂志的最大支出是什么?不是记者编辑的人力成本,而是发行费用,这其中包括了印刷、汽油和卡车等支出。苹果新iPad的Retina显示屏清晰度已经达到了印刷级别,而传言苹果即将发布的新Macbook也将全面配备Retina显示屏。如果当前出版业全面转向高清数字阅读的话,那么他们可以节省将近三分之一的支出,增加的预算可以用于提高媒体从业人员待遇,生产更多精准优质的媒体内容。而他们的广告收入则可以通过网页、iPad应用以及Flipboard这样的阅读平台来实现增长。

  而数据提供了这种可能性,研究机构Forrester的数据显示,2010年全球不包括iPad的电子阅读器销量为1030万部,而2011年达到了2410万部,还保持着105%的年增长率。而去年苹果iPad全球销量则是3500万部,iPad系列总销量达到6100万部(包括新iPad的300万部)。

  另一方面,美联社(AP)等28家媒体在今年1月创办了媒体权利(NewsRight)组织,意在追踪媒体新闻在网络上的转载和非授权使用情况,通过法律渠道追索版权费。这是出版和媒体行业联合对抗谷歌为代表的免费互联网,创新盈利模式的新尝试。

  最后,引用全球编辑协会的《宣言》:编辑行业要继续进行试验和创新,移动网络、与用户的联结、个性化、地方化新闻、数据支撑的新闻以及富媒体,这些就是新闻业未来的关键。

  或许,不久的将来,天真的孩子会问“为什么报纸(Newspaper)这个词中会有纸(Paper)?”随着新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未来的报刊会全面转向数字化,通过数字渠道获得更好的营收和利润。改变的只是载体,而新闻的精神永远不会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