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137-5103-1686
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头条新闻

咨询热线

137-5103-1686

台湾造纸业促课征反倾销税 与出版业再爆大战

作者: 浏览:1965 来源: 时间:2018-06-21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台湾造纸公会申请对进口涂布纸课征反倾销税,将导致纸价上涨,杂志、型录、教科书、参考书、海报、月历、包装等都将受冲击。

  据台湾媒体报道,造纸公会日前向当局申请,对进口的涂布纸课征反倾销税。台北市杂志公会等14家文创产业公协会,发表联合声明指出,该案一旦成立,将造成纸价、书价飙涨,不仅严重打击文创产业,也形同全民课征“读书税”。

  台北市杂志公会理事龚汝沁指出,印制成本占出版业总成本四成到六成,而纸张又占印制成本一半以上。估计纸价每磅上涨1元(新台币,下同),出版业者每年需增加7亿元成本。根据造纸业向当局提出的合理差价,此案一旦通过,出版业每年须多负担11到47亿的成本。

  而涂布纸只是纸张涨价的开头。龚汝沁估计,当局若判该案成立,道林纸将会是下一次提出反倾销的焦点。一旦这两种重要纸类皆课征关税,业者将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台湾每年出版的4万多种新书、7000种杂志、考试用书、学生用书势必调涨,等于是向消费者课征“读书税”。

  龚汝沁说,出版业者若不提高书籍售价,就只能出走,选择到邻近地区采购纸张及印刷,“台湾7000家印刷厂又将何去何从?”征反倾销税造成的连锁效应,最后可能逼迫出版、印刷业出走,台湾出版业只能在海外印刷制造,再将书籍“进口”回台湾销售;不但严重伤害本土阅读产业的发展,对文创产业的伤害更是难以估计。

  这场造纸业与出版业的战争,从1999年打到现在,台湾纸厂针对各类进口纸提出反倾销税,亦有几次成功,造成台湾纸价上涨。

  龚汝沁表示,这么多年来,只看到纸厂不断以“课征反倾销税”为手段增加利润,却未见其为升级设备、增加竞争力做任何投资。她认为,当局祭出“反倾销”应该是为了保护本土产业,而不是减退产业的竞争力。

  远流董事长王荣文认为,当局“保护本土产业”是美意,但应考量台湾整体产业,出版、印刷等产业必须一并纳入“保护”之列。

  城邦出版集团首席执行长何飞鹏说,当局想保护本土产业,不能只单独考虑造纸业。台湾纸业长期有缺乏原料、高耗能、环境污染等问题,并非台湾的核心产业;文创产业却是当局近年极力推展的核心产业。

  王荣文表示,早年台湾对进口纸课关税。台湾曾有机会成为华文世界印刷中心,最后却被出版能力不强的香港抢走,原因之一便是受关税所限,进口纸张少、选择的纸张种类也少。

  世界各纸厂都有其独特纸浆的配比生产,膨松度、不透明度、亮度、彩度皆不同。台北市杂志公会理事龚汝沁指出,文化用纸选择性多元化,攸关台湾10000多家出版社、7000家杂志社的创意活力与竞争力。

  台湾主要涂布纸生产厂商目前只剩永丰余、华纸、正隆,其中华纸为永丰余主导的公司。龚汝沁说,台湾涂布纸市场已成两大纸厂寡占局面;对进口纸课反倾销税,将使台湾开放、多样与自由的市场,回到过去由少数财团垄断的戒严时代。

  龚汝沁说,造纸业的前途在扩充产能、掌握原料、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与研发新纸,而非建筑起贸易壁垒。

  王荣文表示,10多年来,台湾纸业一次又一次要求当局对进口纸课反倾销税,证明实施反倾销税根本无法提高台湾纸业的竞争力,当局现在该做的事,是协助台湾纸业产业升级。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台湾造纸公会申请对进口涂布纸课征反倾销税,将导致纸价上涨,杂志、型录、教科书、参考书、海报、月历、包装等都将受冲击。

  据台湾媒体报道,造纸公会日前向当局申请,对进口的涂布纸课征反倾销税。台北市杂志公会等14家文创产业公协会,发表联合声明指出,该案一旦成立,将造成纸价、书价飙涨,不仅严重打击文创产业,也形同全民课征“读书税”。

  台北市杂志公会理事龚汝沁指出,印制成本占出版业总成本四成到六成,而纸张又占印制成本一半以上。估计纸价每磅上涨1元(新台币,下同),出版业者每年需增加7亿元成本。根据造纸业向当局提出的合理差价,此案一旦通过,出版业每年须多负担11到47亿的成本。

  而涂布纸只是纸张涨价的开头。龚汝沁估计,当局若判该案成立,道林纸将会是下一次提出反倾销的焦点。一旦这两种重要纸类皆课征关税,业者将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台湾每年出版的4万多种新书、7000种杂志、考试用书、学生用书势必调涨,等于是向消费者课征“读书税”。

  龚汝沁说,出版业者若不提高书籍售价,就只能出走,选择到邻近地区采购纸张及印刷,“台湾7000家印刷厂又将何去何从?”征反倾销税造成的连锁效应,最后可能逼迫出版、印刷业出走,台湾出版业只能在海外印刷制造,再将书籍“进口”回台湾销售;不但严重伤害本土阅读产业的发展,对文创产业的伤害更是难以估计。

  这场造纸业与出版业的战争,从1999年打到现在,台湾纸厂针对各类进口纸提出反倾销税,亦有几次成功,造成台湾纸价上涨。

  龚汝沁表示,这么多年来,只看到纸厂不断以“课征反倾销税”为手段增加利润,却未见其为升级设备、增加竞争力做任何投资。她认为,当局祭出“反倾销”应该是为了保护本土产业,而不是减退产业的竞争力。

  远流董事长王荣文认为,当局“保护本土产业”是美意,但应考量台湾整体产业,出版、印刷等产业必须一并纳入“保护”之列。

  城邦出版集团首席执行长何飞鹏说,当局想保护本土产业,不能只单独考虑造纸业。台湾纸业长期有缺乏原料、高耗能、环境污染等问题,并非台湾的核心产业;文创产业却是当局近年极力推展的核心产业。

  王荣文表示,早年台湾对进口纸课关税。台湾曾有机会成为华文世界印刷中心,最后却被出版能力不强的香港抢走,原因之一便是受关税所限,进口纸张少、选择的纸张种类也少。

  世界各纸厂都有其独特纸浆的配比生产,膨松度、不透明度、亮度、彩度皆不同。台北市杂志公会理事龚汝沁指出,文化用纸选择性多元化,攸关台湾10000多家出版社、7000家杂志社的创意活力与竞争力。

  台湾主要涂布纸生产厂商目前只剩永丰余、华纸、正隆,其中华纸为永丰余主导的公司。龚汝沁说,台湾涂布纸市场已成两大纸厂寡占局面;对进口纸课反倾销税,将使台湾开放、多样与自由的市场,回到过去由少数财团垄断的戒严时代。

  龚汝沁说,造纸业的前途在扩充产能、掌握原料、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与研发新纸,而非建筑起贸易壁垒。

  王荣文表示,10多年来,台湾纸业一次又一次要求当局对进口纸课反倾销税,证明实施反倾销税根本无法提高台湾纸业的竞争力,当局现在该做的事,是协助台湾纸业产业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