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137-5103-1686
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头条新闻

咨询热线

137-5103-1686

说说苏区红色货币的防伪印刷技术

作者: 浏览:474 来源: 时间:2018-06-21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为了解决因为纸质粗糙导致上色难的难题,改善防伪反假性能,闽浙赣苏区率先采用复杂的纸币套色技术印刷,并独创性地在每一张纸币上加盖了半枚骑缝章。

  1931年上半年,赣东北贫民银行迁到上坑源时,就发行钞票。印钞票用的纸张是道林纸和打景德镇时所缴获来的水印纸。钞票图案是省苏维埃政府送到印刷厂的,再由印刷机关的工人用干梨树木板刻好,然后用纸再翻印到石板上印刷,一次可印十几张钞票。印钞技术要求很高,先后要经过五道工序。

  闽北印刷厂有6个人印钞票,3个人一块板,6个人两块板,还有1个专门负责裁纸的人。据李天福同志回忆:“当时钞票很难印,特别是颜色难印,一道颜色印一次,要印四道颜色,印出一道颜色就必须晾干,等晾干了后又再印。”印刷纸币时按券别版面大小和每大张纸可印张数计算,点交印刷局使用。像“铜元拾枚”的钞票用4层棉纸,一面加蜡印字,一面不印字,背面光版是用铅印机一次印成的。印好的票子都要送到银行盖3道章,即纸币两头骑缝章(长圆形)、正面右下角椭圆形行章和票下沿编号章。章盖好后,送交会计按顺序号码进行登记,然后交给出纳妥善保管,发出的票子也要按号码登记。印钞场所有严密制度,非工作人员不得入内,所印钞票不能有多有少,印坏了的纸张也要如数上交,不得有错。

  苏区钞票版面面值有伍元、壹元、伍角、贰角、壹角,都是石印的。另外,由于当时油墨来自不同地区,纸币颜色有浅有深,相差甚远。1933年下半年以后,红色油墨紧缺,角币背面也就不再套红印花纹了。

  除了用多种颜色套印和加盖骑缝章防伪,闽浙赣苏区还在票面上提醒使用者防假。闽浙赣、赣东北、闽北的苏维埃银行钞票上均印有“如有伪造,从严惩办”的字样。

  川陕苏区从1932年12月由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从鄂豫皖苏区转战入川始建,到1935年3月奉中共中央之命撤离,历时两年零4个月,其在政权建设中的金融体系留下了灿烂的一页。

  1932年红四方面军进入川陕苏区后,2月,川陕苏维埃政府工农银行正式成立,红四方面军总经理部部长郑义斋任行长。3到4月间,开始发行货币。由于物质匮乏并缺乏造币设备,开始用当地生产的土布制造布币。1933年6至7月粉碎进攻,缴获田颂尧造币设备后,开始制造苏区铜币、银币。9月,打下达县,缴获军阀刘存厚一套从德国进口的造币设备,将其运到通江,建立了正规的川陕苏区造币厂,其规模之大、设备之齐全、技术力量之雄厚,堪称苏区之最。开始发行精美的铜、银、纸币。直到1934年红军撤离旺苍,策应中央红军,北上抗日,将制造重币的设备弃于河中,仅带走制造布币的设备,1935年在茂县,建立的西北联邦政府还发行过布币。在川西高原民族地区,由于当地老百姓不接受布币,红军必用银元,1935年的7至8月间,川陕苏区货币停止使用。

  第一,票面防伪。在票面图案花纹和文字中添加暗记,川陕苏区的布币中实施了暗记防伪办法;多种颜色套印,川陕苏区的钞票为五色套印;票面设计的艺术化,票面设计使用了变体美术字和艺术性较强的图景、人像等花纹图案,川陕苏区的壹圆纸币上的马克思、列宁头像等图像以及花纹和文字,是由当时任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的绘画设计的,形神兼备;加盖专门的印章,川陕根据地的贰串、叁串布币上,每张竟印有正方形、椭圆形、大小长方形的4颗印章,这些印章有些是钞票专用印章,有些是金融负责人私人印章,有些是政府或银行的公章;川陕苏区还不定期更换票面颜色和版式。

  第二,币材防伪。川陕苏区钞票主要使用纸质和布质两类币材,根据地在这方面采取了某些防伪措施。一是从白区购买或获得较高质量的印钞专用纸。川陕苏区不惜成本使用硬通货从成都、重庆等白区购买质量较高、当地不易制造的纸张来印钞,如用道林纸、水纹纸等。有时也通过关系购买或在战争中缴获一些质量优等的纸张。二是就地取材制造印钞专用布或纸张。川陕布币用的印钞布从质地上看有土布和洋布,由于土布是当地手工纺织,因此当年红军缴获或征集到的每一匹布纺纱的粗细都不一样。由于土布的印染是手工操作,因此颜色都不一样。在川陕布币中又有深蓝、浅蓝、阴丹蓝、绿色、土白等颜色。贰串的绿布布币十分珍贵,当年发行数量相当有限。当时清江、苦草坝、碧溪、泥溪、永安、穑阳等地都设有织布厂,可以自行生产印制布币的洋布。苦草坝纺织厂“主要织土布和洋布……洋布专供印票子用”。碧溪织布厂也“有机头30多架,专织印票子的洋布……将织好的布漂染后,专门运到德汉城石印局印布币”。印制布币的洋布要求细密均匀,一般每机一日可织布三尺。

  第三,管理防伪。川陕苏区在货币发行与流通管理方面采取某些特殊的政策措施,在票券防伪上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苏区从法律上打击伪造和使用假币者,对各土豪和大私人银行和钱庄,苏维埃政府委派代表监督其行动,禁止这些银行发任何货币。对进行经济破坏阴谋的,破坏银行信用的,革命法庭根据“犯罪轻重、阶级成分,分别首要”,分别处以劳改、监禁和死刑。据原红江县经济公社负责人屈全学回忆:“银行发行票子后,红江县有一个地主造假票子。有一天,一个人来我们处买货被发现了,清查出来把他杀了,还连带了几个人。”通过正面宣传和法律保证,布币的权威地位得以确立。(下)

  在鄂豫皖苏维埃政权建立后的两年多时间中,苏区银行共印制了15种纸币。综合各种史料记载,尽管鄂豫皖苏区处于经济落后状况,货币的制造条件极为简陋,但在币材选择、票面设计、印制等环节,极为重视在自身当时条件下加强钞票的防伪性能。从保存下来的鄂豫皖苏区苏维埃银行币来看,一是选择优质纸张印造货币,另外是部队外围作战缴获敌军机关用的高级纸张;二是票面图案花纹设计比较复杂。鄂豫皖时期的石印科,票面设计的卢楚桥、卢汉桥兄弟俩就是精致制版工艺的高级技术人才,又拥护革命,投身到根据地从事纸币图案设计;三是采取“三色套印”印制货币,这在当时是非常先进的工艺;四是加盖号码,有的还刻有字母,并盖有篆文印章。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为了解决因为纸质粗糙导致上色难的难题,改善防伪反假性能,闽浙赣苏区率先采用复杂的纸币套色技术印刷,并独创性地在每一张纸币上加盖了半枚骑缝章。

  1931年上半年,赣东北贫民银行迁到上坑源时,就发行钞票。印钞票用的纸张是道林纸和打景德镇时所缴获来的水印纸。钞票图案是省苏维埃政府送到印刷厂的,再由印刷机关的工人用干梨树木板刻好,然后用纸再翻印到石板上印刷,一次可印十几张钞票。印钞技术要求很高,先后要经过五道工序。

  闽北印刷厂有6个人印钞票,3个人一块板,6个人两块板,还有1个专门负责裁纸的人。据李天福同志回忆:“当时钞票很难印,特别是颜色难印,一道颜色印一次,要印四道颜色,印出一道颜色就必须晾干,等晾干了后又再印。”印刷纸币时按券别版面大小和每大张纸可印张数计算,点交印刷局使用。像“铜元拾枚”的钞票用4层棉纸,一面加蜡印字,一面不印字,背面光版是用铅印机一次印成的。印好的票子都要送到银行盖3道章,即纸币两头骑缝章(长圆形)、正面右下角椭圆形行章和票下沿编号章。章盖好后,送交会计按顺序号码进行登记,然后交给出纳妥善保管,发出的票子也要按号码登记。印钞场所有严密制度,非工作人员不得入内,所印钞票不能有多有少,印坏了的纸张也要如数上交,不得有错。

  苏区钞票版面面值有伍元、壹元、伍角、贰角、壹角,都是石印的。另外,由于当时油墨来自不同地区,纸币颜色有浅有深,相差甚远。1933年下半年以后,红色油墨紧缺,角币背面也就不再套红印花纹了。

  除了用多种颜色套印和加盖骑缝章防伪,闽浙赣苏区还在票面上提醒使用者防假。闽浙赣、赣东北、闽北的苏维埃银行钞票上均印有“如有伪造,从严惩办”的字样。

  川陕苏区从1932年12月由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从鄂豫皖苏区转战入川始建,到1935年3月奉中共中央之命撤离,历时两年零4个月,其在政权建设中的金融体系留下了灿烂的一页。

  1932年红四方面军进入川陕苏区后,2月,川陕苏维埃政府工农银行正式成立,红四方面军总经理部部长郑义斋任行长。3到4月间,开始发行货币。由于物质匮乏并缺乏造币设备,开始用当地生产的土布制造布币。1933年6至7月粉碎进攻,缴获田颂尧造币设备后,开始制造苏区铜币、银币。9月,打下达县,缴获军阀刘存厚一套从德国进口的造币设备,将其运到通江,建立了正规的川陕苏区造币厂,其规模之大、设备之齐全、技术力量之雄厚,堪称苏区之最。开始发行精美的铜、银、纸币。直到1934年红军撤离旺苍,策应中央红军,北上抗日,将制造重币的设备弃于河中,仅带走制造布币的设备,1935年在茂县,建立的西北联邦政府还发行过布币。在川西高原民族地区,由于当地老百姓不接受布币,红军必用银元,1935年的7至8月间,川陕苏区货币停止使用。

  第一,票面防伪。在票面图案花纹和文字中添加暗记,川陕苏区的布币中实施了暗记防伪办法;多种颜色套印,川陕苏区的钞票为五色套印;票面设计的艺术化,票面设计使用了变体美术字和艺术性较强的图景、人像等花纹图案,川陕苏区的壹圆纸币上的马克思、列宁头像等图像以及花纹和文字,是由当时任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的绘画设计的,形神兼备;加盖专门的印章,川陕根据地的贰串、叁串布币上,每张竟印有正方形、椭圆形、大小长方形的4颗印章,这些印章有些是钞票专用印章,有些是金融负责人私人印章,有些是政府或银行的公章;川陕苏区还不定期更换票面颜色和版式。

  第二,币材防伪。川陕苏区钞票主要使用纸质和布质两类币材,根据地在这方面采取了某些防伪措施。一是从白区购买或获得较高质量的印钞专用纸。川陕苏区不惜成本使用硬通货从成都、重庆等白区购买质量较高、当地不易制造的纸张来印钞,如用道林纸、水纹纸等。有时也通过关系购买或在战争中缴获一些质量优等的纸张。二是就地取材制造印钞专用布或纸张。川陕布币用的印钞布从质地上看有土布和洋布,由于土布是当地手工纺织,因此当年红军缴获或征集到的每一匹布纺纱的粗细都不一样。由于土布的印染是手工操作,因此颜色都不一样。在川陕布币中又有深蓝、浅蓝、阴丹蓝、绿色、土白等颜色。贰串的绿布布币十分珍贵,当年发行数量相当有限。当时清江、苦草坝、碧溪、泥溪、永安、穑阳等地都设有织布厂,可以自行生产印制布币的洋布。苦草坝纺织厂“主要织土布和洋布……洋布专供印票子用”。碧溪织布厂也“有机头30多架,专织印票子的洋布……将织好的布漂染后,专门运到德汉城石印局印布币”。印制布币的洋布要求细密均匀,一般每机一日可织布三尺。

  第三,管理防伪。川陕苏区在货币发行与流通管理方面采取某些特殊的政策措施,在票券防伪上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苏区从法律上打击伪造和使用假币者,对各土豪和大私人银行和钱庄,苏维埃政府委派代表监督其行动,禁止这些银行发任何货币。对进行经济破坏阴谋的,破坏银行信用的,革命法庭根据“犯罪轻重、阶级成分,分别首要”,分别处以劳改、监禁和死刑。据原红江县经济公社负责人屈全学回忆:“银行发行票子后,红江县有一个地主造假票子。有一天,一个人来我们处买货被发现了,清查出来把他杀了,还连带了几个人。”通过正面宣传和法律保证,布币的权威地位得以确立。(下)

  在鄂豫皖苏维埃政权建立后的两年多时间中,苏区银行共印制了15种纸币。综合各种史料记载,尽管鄂豫皖苏区处于经济落后状况,货币的制造条件极为简陋,但在币材选择、票面设计、印制等环节,极为重视在自身当时条件下加强钞票的防伪性能。从保存下来的鄂豫皖苏区苏维埃银行币来看,一是选择优质纸张印造货币,另外是部队外围作战缴获敌军机关用的高级纸张;二是票面图案花纹设计比较复杂。鄂豫皖时期的石印科,票面设计的卢楚桥、卢汉桥兄弟俩就是精致制版工艺的高级技术人才,又拥护革命,投身到根据地从事纸币图案设计;三是采取“三色套印”印制货币,这在当时是非常先进的工艺;四是加盖号码,有的还刻有字母,并盖有篆文印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