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137-5103-1686
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头条新闻

咨询热线

137-5103-1686

电子书无法替代纸阅读 拿来主义行不通

作者: 浏览:403 来源: 时间:2018-06-21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最近,笔者阅读到凤凰网评论的一篇“世界多一家书店,就少一家精神病院”专稿,很有感触。也的确,当下的生活节奏是越来越快,更多的人愿意把阅读花费在手机、IPAd等更为便捷也更为价廉的快餐文学上,而鲜少有人选择在“酷暑”下去书店挑选自己喜欢的书籍,坐下来静静的进行纸阅读。前段时间,京东、当当浩浩荡荡的“价格大战”还未消停,国内数字出版第一案又遭败诉打击,是否电子书就要完全取代纸阅读的位置?笔者却认为:不论电子书今后能发展到何种程度,纸阅读的传统地位是无人能取代的,我们的阅读世界需要有质感的“纸阅读”。

  记得故事会新媒体部的主任葛磊的调侃:出版社说的数字出版其实是排版软件;电子厂商说的不过是平板电脑,而老板姓理解的却是盗版软件。数字出版的本质是什么?“权威三大人士”的口径都不相同,或是说他们都不能理解,怎么就能说能取代“上下五千年文化”的纸阅读,笔者认为不能。

  马未都、易中天,两位大名鼎鼎的中国文学大师曾在同一场采访中对于“数字杂志”各持一执。马未都直言:“随着时间的推移,传统出版业会渐渐走向没落,届时书籍就会变成一种收藏品,就像今天还有人在竹简上写字,但只是写着好玩而已”;易中天却表示:“完全替代是不可能的,那种用手触摸精装书籍的美好触感,电子阅读是永远无法代替。经典作品还是需要纸质媒介来呈现,就像满汉全席,能用塑料盘子装吗?”。两位大师的一说其实恰好揭露了当下电子书或是纸阅读的尴尬局面,电子书或说数字出版是未来发展的大趋势,这一点不容质疑,连韩国政府都宣布,计划投资20亿美元,要在2015年完成所有学校电子课本取代纸质课本工作,但纸阅读也不可能被其他新兴媒介取代。日前盛大文学公布的业绩报表就显示:2010年度总收入为3.93亿元,其中传统书籍出版业务占其总收入的47%,而网络文学比重仅占26%。答案其实已经很明了,网络文学公司赖以生存的并不是数字出版,却是让人跌破眼镜的传统出版。电子书虽然看上去很“美好”,但并不意味着纸质图书就会消亡。

  在美国,有“前辈”亚马逊电子书的大获全胜,于是国内出版社纷纷“抱大腿”,死盯“数字出版”,但现在的事实却是“一盆冷水”。数字出版的“糊涂账”结算不清、出版人看不到“清晰的盈利模式”、我国的盗版更是猖獗不已。电子书的质量不过关怎么就能说它已经能取代纸阅读的地位呢,即使电子书今后内容保证了,但纸阅读就是纸阅读,与电子书是不同的,不仅仅是阅读媒介的区别,拿来主义行不通。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最近,笔者阅读到凤凰网评论的一篇“世界多一家书店,就少一家精神病院”专稿,很有感触。也的确,当下的生活节奏是越来越快,更多的人愿意把阅读花费在手机、IPAd等更为便捷也更为价廉的快餐文学上,而鲜少有人选择在“酷暑”下去书店挑选自己喜欢的书籍,坐下来静静的进行纸阅读。前段时间,京东、当当浩浩荡荡的“价格大战”还未消停,国内数字出版第一案又遭败诉打击,是否电子书就要完全取代纸阅读的位置?笔者却认为:不论电子书今后能发展到何种程度,纸阅读的传统地位是无人能取代的,我们的阅读世界需要有质感的“纸阅读”。

  记得故事会新媒体部的主任葛磊的调侃:出版社说的数字出版其实是排版软件;电子厂商说的不过是平板电脑,而老板姓理解的却是盗版软件。数字出版的本质是什么?“权威三大人士”的口径都不相同,或是说他们都不能理解,怎么就能说能取代“上下五千年文化”的纸阅读,笔者认为不能。

  马未都、易中天,两位大名鼎鼎的中国文学大师曾在同一场采访中对于“数字杂志”各持一执。马未都直言:“随着时间的推移,传统出版业会渐渐走向没落,届时书籍就会变成一种收藏品,就像今天还有人在竹简上写字,但只是写着好玩而已”;易中天却表示:“完全替代是不可能的,那种用手触摸精装书籍的美好触感,电子阅读是永远无法代替。经典作品还是需要纸质媒介来呈现,就像满汉全席,能用塑料盘子装吗?”。两位大师的一说其实恰好揭露了当下电子书或是纸阅读的尴尬局面,电子书或说数字出版是未来发展的大趋势,这一点不容质疑,连韩国政府都宣布,计划投资20亿美元,要在2015年完成所有学校电子课本取代纸质课本工作,但纸阅读也不可能被其他新兴媒介取代。日前盛大文学公布的业绩报表就显示:2010年度总收入为3.93亿元,其中传统书籍出版业务占其总收入的47%,而网络文学比重仅占26%。答案其实已经很明了,网络文学公司赖以生存的并不是数字出版,却是让人跌破眼镜的传统出版。电子书虽然看上去很“美好”,但并不意味着纸质图书就会消亡。

  在美国,有“前辈”亚马逊电子书的大获全胜,于是国内出版社纷纷“抱大腿”,死盯“数字出版”,但现在的事实却是“一盆冷水”。数字出版的“糊涂账”结算不清、出版人看不到“清晰的盈利模式”、我国的盗版更是猖獗不已。电子书的质量不过关怎么就能说它已经能取代纸阅读的地位呢,即使电子书今后内容保证了,但纸阅读就是纸阅读,与电子书是不同的,不仅仅是阅读媒介的区别,拿来主义行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