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137-5103-1686
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头条新闻

咨询热线

137-5103-1686

纸杯厂被曝增白剂随意加 工人赤手包装肉眼检测

作者: 浏览:332 来源: 时间:2018-06-21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近年来,一次性纸杯已经走进了千家万户,成为人们饮水的便利工具。我们使用的一次性纸杯安全吗?纸杯是怎样加工的?加工过程中有没有不规范或不卫生的地方?4月12日,记者远赴河北省石家庄市,对纸杯加工厂展开调查。

  河北省石家庄市有几家规模很大的纸杯加工厂。4月13日,信报两名记者以应聘者的身份,卧底进入石家庄郊区的一家名为倍洁的纸杯厂,成为了操作工和模切工。卧底过程中记者发现,纸杯出厂并不消毒,是否合格,全部靠肉眼来看;多数纸杯上也不标注生产日期。4月15日,记者又暗访了石家庄的一处纸杯厂,发现该厂生产的纸杯为“三无产品”,QS标志、生产日期等均无。

  对两家纸杯厂卧底和暗访过程中,记者注意到,两家纸杯厂是把纸张等原料印刷好之后直接进行加工,对纸张的来源等问题均讳莫如深。据调查,纸杯纸的生产由造纸厂来负责,模板纸则有印刷厂来印刷。那么,纸杯产业链的上游环节是否安全、卫生,是否让人放心?

  4月14日下午,记者曾联系到所卧底纸杯厂附近的一家印刷厂。老板表示,只要有模板就可以印刷纸杯纸,而在模板上,QS标志随便印。

  4月16日上午,记者又赶赴石家庄市藁城的一家造纸厂继续调查,结果发现,造纸现场卫生条件恶劣,情况更加糟糕。而老板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只要给出厚度,就能造出纸杯纸;厂里的纸已经加了增白剂,如果想要更白的话,还可以多加。

  4月13日上午,记者电话联系了位于河北石家庄市倍洁纸杯厂。听说记者是来应聘的,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非常热情,“你下午来我们厂里,咱们见个面就行,合适的话就可以开始干活了。”

  4月13日下午1时许,记者来到这家纸杯厂时发现,偏僻的厂房隐藏在郊区一个小村庄里,厂房两侧都是菜地,一户农家小院的大门口挂着纸杯厂的招牌。

  工作人员巩女士招呼了记者,“你们如果没有驾照的话,就只能干操作工人了,去生产线上制作纸杯。”巩女士说,“我们这儿分白班和晚班,白天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具体上白班还是晚班,得看车间主任的安排,不过一年干下来,肯定是白班多晚班少的,这点你们放心。”

  随后,巩女士带着记者来到生产车间逛了一圈。整个车间并不大,摆着一台模切所用的平压压痕切线机和六七台纸杯加工设备,车间里噪声很大,有七八名工人正在操作设备,切割后的碎纸片掉了一地,车间里显得很杂乱,生产好的纸杯扔在纸箱里等待包装。

  简单看了看情况,巩女士把记者带出了车间。“你们现在就可以试试机器,如果觉得干得了,就要长期在这儿干下去。”就这样记者应聘成功了。令人不解的是,整个面试过程中,工作人员没有查看任何证件,连名字都没有问。

  记者答应在这儿长干之后,巩女士就说起了工资。“咱们这儿工资多少不一定,是计件工资,但你们放心,管吃管住,即使你啥都不会,我们也有个保底工资,给你开到1500元钱。”看到记者两人一同来应聘,巩女士接着说,“如果你们去干模切的话,工资我给你开高一些,保底工资1800块钱,因为那个活更累点。”最终,记者决定分别从事不同的工种,一人做模切,另外一人在操作机器做纸杯。

  谈妥了工资,巩女士特意叮嘱说,“我们这儿收入都是自己算自己的,你也不要去打听别人,我们的工资都是不公开的。有人能赚2000多元,有人就挣1500元。”说到这儿,巩女士对之前关于保底工资一说改了口。“很差劲的那种人,我们也不给他保底,有些人事可多了,又是上不了夜班,又是这样那样的,活也干不好,这些人可能只拿到1200到1300元吧。”她还警告记者,“车间里有的是人跟我打报告,你要是问别人的工资,被我发现了得扣钱。”

  记者在参观生产车间时注意到,模切机器运转起来速度非常快,工人的双手就在机器间穿梭,很危险。但是巩女士表示,“在这儿干活没有保险,只要你不把手戳到机子里就没事。”她很不以为然,“再说了,干啥活没点危险啊。”至于合同,巩女士说,“不签合同,如果干得可以、能长期干,有住宿的地方。”

  在厂房内记者观察发现,整个加工厂的纸张都是现成的,原料区并没有太多东西。模切后的碎纸,也都集中回收在仓库内。“咱们做纸杯用的模块纸是哪里来的?”“你问这些干什么,干好你的活就行了。”巩女士很警惕。

  4月14日,记者第一天的工作开始,要做的是该纸杯厂整个制作过程的第一道工序:模切。也就是把已经印刷好的淋膜纸切割成扇形,用来制作纸杯。

  纸杯厂只有一台模切设备,叫做平压压痕切线机。上班之后,巩女士让记者跟着工人黄师傅来学习操作这台机器。“这个活就需要熟练,干熟了,速度也就快了,干的活才能多。”说完,黄师傅就给记者演示了一遍。他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三张淋膜纸,放进机器里,大约两三秒种后,大张的淋膜纸上就出现了压痕,黄师傅就将纸张放到一边,继续进行模切,如此周而复始。

  不过,记者在一旁观摩发现,纸杯还没开始加工,每张淋膜纸上都已经印好了“QS”标志。一位正在给纸杯点数目的女工人告诉记者,厂里制作纸杯所用的纸张都是从别的村里直接进货,到厂里时已经印刷完毕,也包括“QS”标志。“我也不知道这个是干啥用的,反正都印好了,提前印上去也省得咱们费事。”这位女工说,“我们只管做杯子就行了。”

  随后,记者又跟黄师傅攀谈了起来。他告诉记者,自己来这家纸杯厂工作一年多了,一直干模切。“这个机器很危险,不能走神,一个不小心可能就得受伤。”黄师傅说起模切机器时,一脸严肃。“你前边还有一个学徒工,姓侯,他现在也不太熟练。像我干模切是把机器调到连续上,这样干活快,但是小侯只能用单切,虽然慢点但是安全。”

  说完,黄师傅就给记者安排了个活。“你先干拆纸吧,跟着小侯,模切机器没有两三个月很难熟练,这个不急。”

  淋膜纸经过平压压痕切线机之后,纸张表面就会出现切痕,而所谓拆纸,就是根据这些切痕,把整张纸拆成一个个扇形来做纸杯。小侯年纪也不大,黄师傅上机器,他来拆纸。记者看到,小侯把纸张搬到地上后,首先抡起了锤子,对着即将做成纸杯的原材料一下下地砸了下去。小侯把锤子上包着黄色的胶带,对着纸杯纸正面、反面来回敲了十余下,就随手放在地上,等下一批纸需要拆时,就直接从地上拿起来继续砸。

  小侯解释说,纸张虽然经过了模切机器,但只是出现切痕,要拆下来还是得费点劲。“这些纸结实,用锤子砸一砸,咱们能省点劲。”他笑着说,又拆下了一摞扇形纸本纸,随手放在地上,积攒多了后一起放到纸箱里。

  14日下午,老板带另一位记者去见车间主任,由车间主任带记者上机器操作,负责纸杯装袋和数纸杯个数,查看纸杯是否合格等。

  操作机器的流程很简单,把模块放入机器后,机器自动便把纸杯切割好了。加工出纸杯后,操作工人需要把纸杯从机器上拿下来,挨个装袋。车间主任告诉记者,一次装袋100个,分两排,一个箱子里面就有上千个纸杯。

  记者负责的机器旁边还有两个工人,不停地数纸杯,把纸杯装袋,中间偶尔拿出几个不合格的纸杯。整个机器加工过程中,操作工连手套也不戴,直接赤手抓刚生产出的纸杯。操作工的活几乎没有一丝休息时间。拿下一摞纸杯,数清楚个数,装袋后放在箱子里。这期间,机器不断加工,另一堆纸杯已经加工好了。

  在工作中记者发现,生产出的纸杯第一时间并没有消毒程序。对此记者咨询车间主任,得到的答复是,机器加工就是高温消毒。

  记者查询相关资料得知,根据国家对一次性用品的规定,进入生产区要换工作衣和工作鞋,戴工作帽,直接接触裸装产品的人员需戴口罩,清洗和消毒双手或戴手套;生产区前应相应设有更衣室、洗手池、消毒池与缓冲区。在这家加工厂内,记者没有被要求换衣服,也没有消毒双手和戴手套。

  记者旁边有一位女操作工,她很熟练地数着纸杯,并不停查看每个纸杯。“这加工出的纸杯合格不合格,怎么看?有没有标准?”记者询问这位女操作工。她告诉记者,“数纸杯的时候,你就挨个看杯子底是不是空的,底部是不是脏的。”记者这才知道,纸杯是不是合格,全靠肉眼观察。杯子有硬伤,比方说纸杯壁上有瑕疵,不完整,得挑选出来。在操作机器的过程中,记者看到,确实有出现脏纸杯的情况,检查出来的脏纸杯需要集中处理,扔到垃圾桶内。

  下午,记者看到车间主任在填写消毒表格。“这个消毒表格是干什么用的?记录纸杯消毒吗?”“这是员工消毒记录,员工洗手消毒。”

  整个模切剩下的纸张,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清理,捆绑以后放在仓库内。让记者意外的是,机器操作工把纸杯包装好以后,直接装箱,贴上胶带就是成品了,中间并没有其他检测、消毒等环节。

  4月15日下午的时候,记者曾到石家庄市南三条大型批发市场探访。在二楼纸杯批发区域,记者看到标有本地厂家的纸杯价格要低很多,甚至连包装上的印刷字体都不清晰。对此,老板直言,质量差一些。

  4月14日下午,记者正在干活时,黄师傅招呼记者一起去帮忙搬箱子,一辆小货车正停在车间外面。“这些都是来拉货的车,咱们到库房里把做好的纸杯给他们搬一车上去。”

  进入库房后记者看到,各种品尝杯、纸杯都已经码好放在库房里。黄师傅指了指墙角堆好的纸箱,告诉记者说里边是包装好的纸杯,这一批是专门提供给石家庄某乳业品牌的品尝杯。记者仔细看了看要搬走的纸箱,侧面的批号和生产日期两栏全部空着。除了这一批纸箱,记者在库房里转了一圈,发现其他包装好的纸箱上也均没有标注生产日期。

  随后,记者把这个问题抛给了一起搬纸箱的一位工人。“应该就是这两天生产出来的吧。”这位工人表示,他也拿不准,不过存货应该不会积压太久。

  “那这些纸箱上为啥没有标明生产日期啊?”记者问。“有啊,你来看看。”这位工人给记者指了指角落里的一个箱子,上面用黑色白板笔潦草地写上了“低温”二字,以及生产批号和2012年4月13日的生产日期。“这些应该都是一批生产出来的,生产日期啥的写一个箱子上行了,没必要那么麻烦。”这位工人不以为然。小货车上已经堆上了几十个箱子,但是标有生产日期和生产批号的纸箱却不超过5个。

  记者了解到,这家纸杯厂并不是自己生产纸杯纸,而是直接从外边进货。纸张究竟是从何而来?安全吗?带着这个疑问,记者多方打探,但是整个纸杯厂的人对此都三缄其口。

  早在应聘时,记者就曾经跟巩女士打听过纸张来源的问题。但是巩女士对此却似乎非常警惕。“你老问这个干什么?”她反问记者。“这个纸杯制作工序你要是研究的话,要研究的东西多了,你又不干这个。我们就是纸杯厂,你要考虑的是自己的活。”

  在生产车间工作时,记者也跟几位工人打听过,得到的回答都是不知道或不方便说。工人小侯和记者比较熟,一次闲聊时,他向记者透露了一些内幕。

  “咱们自己不造纸,做纸杯的纸好像都是从旁边的方村印好了拉过来的,那边应该有印刷厂或造纸厂吧。”小侯告诉记者说,“每隔几天就有车给厂子里送纸,我也是听别人说从方村里拉过来的,离咱们贾村也不远,就二三里地吧。”

  于是下班之后,记者便赶赴方村,想要找出该纸杯厂的纸张来源。但多位村民均表示,整个方村并没有什么造纸厂或印刷厂。该家纸杯厂的纸张来源成了一个谜。

  记者在卧底过程中发现,该纸杯厂生产的纸杯基本均为淋膜纸杯。生产车间里挂着一张淋膜纸杯主要工艺流程图,上面标明了原料控制和纸杯成型的温度控制两个关键控制点,上面对杯壁黏合温度、预热温度、压花温度、运转速度等都有明确的规定。

  记者曾和其他工人聊到过该纸杯厂生产的纸杯类型,一位生产线上的工人说,厂里不做涂蜡纸杯。“涂蜡纸杯好像是说不能装含油的东西,碰见高温也会熔化,挺不安全的,咱们这儿都是淋膜纸杯。”

  而在记者结束卧底之后,也曾经以纸杯购买者的身份打听过该纸杯厂的用料问题,得到的答复是,纸杯全是用PE淋膜纸做的。对方表示,“我们只提供PE淋膜纸做的纸杯,这个比较环保、卫生一些,没有涂蜡纸杯。”

  俗话说“病从口入”,纸杯好不好,直接关系到公众健康。厂家如何做纸杯,还真是个良心活。记者卧底纸杯厂发现,纸杯生产中有些地方并不规范,比如QS标志随便贴;员工不消毒,直接用手翻弄生产出的纸杯,仅凭肉眼挑选次品。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卧底的这家纸杯厂,纸杯加工后也没有消毒程序,而且很多纸杯没有标注生产日期。而根据国家规定,纸杯要符合《食品包装用原纸卫生标准》,凡不符合卫生标准的产品不得用于包装食品;生产、加工、经营和使用单位要作好各环节的卫生工作,防止污染;要标明食品用纸的标志及产地、厂名、生产日期等。

  经过质监部门检验合格的产品,才会被打上QS标志。对于有些违法商家私自将不合格产品打上QS的做法,消费者只需要在国家等质检网站上,将产品的QS认证号码输入进去,就可以查询到产品的所有信息。如果包装上的信息与其不能一一对应,消费者就不要购买了。

  挑颜色接近原木本色。正规厂家生产纸杯的纸,都是用原生木打浆做的,因此它的颜色不会太白。不合格的纸杯,一般都是商家为了节约成本,采用回收的废纸或者再生纸做的。在生产过程中,为了漂白纸张,往往会添加荧光增白剂,这种物质进入人体有害。

  合格的一次性纸杯闻起来不会有异味,但是一些淋膜不规范,或者使用的聚乙烯和油墨不合格,杯子闻起来就会有异味,这里面就有可能含有不利于人体健康的化学物质。

  纸杯厂使用的纸是从哪里来的?会不会添加荧光增白剂?纸怎样印刷?4月15日~16日,记者在石家庄郊区继续进行了暗访。在藁城郊区一家造纸厂,记者看到整个加工现场,卫生条件很差。而负责人透露,“想要白一点,得多加些增白剂。”随后,记者又询问了一家印刷厂,印刷厂表示,“只要你有模板,都可以印刷。”暗访一家纸杯厂时,老板向记者推荐的便宜纸杯,是典型的三无产品。根据国家规定,纸杯用纸不得使用增白剂,纸杯上必须标有QS标志。

  为了摸清纸杯用纸的来源,4月16日上午,记者赶赴藁城的一家名为“藁城市绝缘纸厂”的造纸厂继续暗访。

  这家造纸厂位于藁城市胜利路,进入厂区后,当负责人刘先生听说记者想要订购纸杯用纸,一开始他表示厂里没做过纸杯,后来想了想,刘先生又说,“我先领你们到厂子里边看看吧。”

  造纸厂的厂区不小,道路两旁零零散散堆着做好的成品纸张。一路上,刘先生还向记者诉苦说,现在造纸厂的活都不好干,他们平时也只是做一些印刷纸张,不过如果客户有特殊需求倒是可以根据情况来加工。推开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刘先生指了指里边说,“这就是我们的生产车间。”

  映入记者眼帘的,是一个混乱、嘈杂的车间。生产车间里有七八名工人,都在忙着操作机器或者整理已经做好的纸张。车间里遍地都是已经印刷好的纸张,地上满是灰尘,掉在地上的纸被踩得都是脚印,有些地上还有大片的污水,不少纸张也已经浸在了水里。记者参观的时候,旁边还有工人经过,把印刷好的纸张揉在一起抱起来随手放在一个角落随即离去。整个车间的生产环境很是恶劣。记者注意到,很多印刷好的纸张上都落满了灰尘。

  在生产车间中,记者捏了几张印刷出来的纸,感觉纸张非常薄,于是记者便向刘先生提出,希望能看看更厚的纸。

  “再厚的纸也有,你们等会跟我去看看。”刘先生带记者在车间里简单逛了一圈,就径直走向对面的库房里,从门后角落摞好的一沓纸卷上随手撕下了一片纸递过来。“这个厚度你们看看行不行,这些纸价格高点,一吨的话差不多4700块钱。”记者摸了下,撕下的纸张明显比车间里刚印刷出来的纸要厚,但是距离纸杯用纸还有一定的差距。

  看到记者仍不满意,刘先生低头想了一会,决定带记者去跟他们厂区的车间主任谈一谈。到了车间办公室之后,刘先生看到车间主任不在,便让记者在屋子里等一等,自己出门和几位工人简单说了几句,回来答复记者说,“我们车间主任今天出去了,但是你们要纸的话,我们这边肯定能做。”刘先生说,“你们要开纸杯厂的话,光跟我说要做纸杯用的纸不行,你得给我个厚度啊。”刘先生告诉记者,像他们现在做的纸张,都有明确的厚度区分,“你回去问问,给我个厚度,看看要多大的量,我们给你定做。”

  谈到增白剂时,刘先生表示,现在他们厂里边造出的纸加了增白剂,如果想要纸更白点的话,增白剂就得多加。“那要是多加增白剂的话,价钱也更贵些还是怎样?”听记者说起价钱,刘先生顿了顿之后,把记者请出了车间,“咱们到办公室谈吧。”

  除了添加增白剂,记者注意到,刘先生在刚才介绍造纸流程的过程中,还提到了“加胶”这个词,这是什么意思?于是,记者便向刘先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但是没想到这个问题却引起了他的怀疑。“就是说印刷的过程中加上这个可能会……”还没解释完,刘先生便顿住不说了,话锋一转,反问记者说,“你们做纸杯的,这个什么意思你们不知道吗?”看到刘先生起了疑心,记者赶忙把话题岔开,跟刘先生聊了聊订下纸张之后送货的问题,但是刘先生已经明显比较警惕了,他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到了办公室之后也在上下打量着记者。

  之后,对于有关该造纸厂以及造纸过程中的一些问题,刘先生也并不愿意多谈。无奈之下,记者只得借口回头再确定一下纸杯用纸的厚度,离开了这家造纸厂。

  整个纸杯的加工过程,纸杯纸的生产由造纸厂来负责,然后由印刷厂来印刷,之后,纸杯厂再用专用机器进行加工。那印刷厂究竟是怎么印刷出来的?在石家庄裕华区贾村的时候,记者曾联系到了一家印刷厂。当老板听到记者要印刷纸杯时,表现得很兴奋。

  “你要多少货?你那里有模板样式吗?”老板问。“量很大,我们用来加工纸杯,有模板。”记者答。“那就好,你把模板拿过来,按照模板印刷就行。我们这边的机器你放心,质量都有保证。”

  在暗访中,记者发现,只要提供模板,很多印刷厂可以给印刷。如果都是这样,问题也就出现了:即使生产了不符合标准的纸,只要有模板,印刷厂也能帮上忙。而在模板上,只要你想要QS标志,印刷厂就能随便印制。也就是说,整个纸杯生产的上游产业链,造纸厂和印刷厂对不合格纸杯的生产也是负有责任的。

  之前,记者曾找到了位于石家庄郊区的另一处纸杯厂。门口旁边是办公房,记者直接进了厂房。几名员工正忙着包装纸杯,成箱的纸杯已经加工好了,将入仓库。看到陌生人进来后,一名女员工很警惕,“你们是干什么的,到仓库里干啥。”“过来订货的,进一批纸杯。”“你到办公室去,这里都是干活的。”说着,便撵记者走开。不得已,记者来到了办公室。

  女老板一看是过来订货的,很热情。“你们要什么价位的?什么档次的。”“价格当然越便宜越好,普通的纸杯就行了。”“最便宜的一包65元,各种规格的都有。”“能不能看看样品。”“可以。”

  随后,女老板把记者带到了样品区域。旁边一盒纸杯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包装上贴着别的工厂信息。“这个是怎么回事。”“是别的厂家,装上了我们的产品,这是侵权,我们会追究的。”女老板很警觉地把那盒纸杯拿走了。

  女老板给记者推荐了4种纸杯。记者发现,这几种纸杯都很薄,一捏就变形了。更让记者意外的是,这些纸杯都是三无产品,没有生产日期、厂家名称地址、QS标志也没有。随后,记者提出想到厂里再逛逛,女老板回答说,我们新的厂房在很远的地方,你需要什么货直接说就行,可以到这里来提。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近年来,一次性纸杯已经走进了千家万户,成为人们饮水的便利工具。我们使用的一次性纸杯安全吗?纸杯是怎样加工的?加工过程中有没有不规范或不卫生的地方?4月12日,记者远赴河北省石家庄市,对纸杯加工厂展开调查。

  河北省石家庄市有几家规模很大的纸杯加工厂。4月13日,信报两名记者以应聘者的身份,卧底进入石家庄郊区的一家名为倍洁的纸杯厂,成为了操作工和模切工。卧底过程中记者发现,纸杯出厂并不消毒,是否合格,全部靠肉眼来看;多数纸杯上也不标注生产日期。4月15日,记者又暗访了石家庄的一处纸杯厂,发现该厂生产的纸杯为“三无产品”,QS标志、生产日期等均无。

  对两家纸杯厂卧底和暗访过程中,记者注意到,两家纸杯厂是把纸张等原料印刷好之后直接进行加工,对纸张的来源等问题均讳莫如深。据调查,纸杯纸的生产由造纸厂来负责,模板纸则有印刷厂来印刷。那么,纸杯产业链的上游环节是否安全、卫生,是否让人放心?

  4月14日下午,记者曾联系到所卧底纸杯厂附近的一家印刷厂。老板表示,只要有模板就可以印刷纸杯纸,而在模板上,QS标志随便印。

  4月16日上午,记者又赶赴石家庄市藁城的一家造纸厂继续调查,结果发现,造纸现场卫生条件恶劣,情况更加糟糕。而老板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只要给出厚度,就能造出纸杯纸;厂里的纸已经加了增白剂,如果想要更白的话,还可以多加。

  4月13日上午,记者电话联系了位于河北石家庄市倍洁纸杯厂。听说记者是来应聘的,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非常热情,“你下午来我们厂里,咱们见个面就行,合适的话就可以开始干活了。”

  4月13日下午1时许,记者来到这家纸杯厂时发现,偏僻的厂房隐藏在郊区一个小村庄里,厂房两侧都是菜地,一户农家小院的大门口挂着纸杯厂的招牌。

  工作人员巩女士招呼了记者,“你们如果没有驾照的话,就只能干操作工人了,去生产线上制作纸杯。”巩女士说,“我们这儿分白班和晚班,白天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具体上白班还是晚班,得看车间主任的安排,不过一年干下来,肯定是白班多晚班少的,这点你们放心。”

  随后,巩女士带着记者来到生产车间逛了一圈。整个车间并不大,摆着一台模切所用的平压压痕切线机和六七台纸杯加工设备,车间里噪声很大,有七八名工人正在操作设备,切割后的碎纸片掉了一地,车间里显得很杂乱,生产好的纸杯扔在纸箱里等待包装

  简单看了看情况,巩女士把记者带出了车间。“你们现在就可以试试机器,如果觉得干得了,就要长期在这儿干下去。”就这样记者应聘成功了。令人不解的是,整个面试过程中,工作人员没有查看任何证件,连名字都没有问。

  记者答应在这儿长干之后,巩女士就说起了工资。“咱们这儿工资多少不一定,是计件工资,但你们放心,管吃管住,即使你啥都不会,我们也有个保底工资,给你开到1500元钱。”看到记者两人一同来应聘,巩女士接着说,“如果你们去干模切的话,工资我给你开高一些,保底工资1800块钱,因为那个活更累点。”最终,记者决定分别从事不同的工种,一人做模切,另外一人在操作机器做纸杯。

  谈妥了工资,巩女士特意叮嘱说,“我们这儿收入都是自己算自己的,你也不要去打听别人,我们的工资都是不公开的。有人能赚2000多元,有人就挣1500元。”说到这儿,巩女士对之前关于保底工资一说改了口。“很差劲的那种人,我们也不给他保底,有些人事可多了,又是上不了夜班,又是这样那样的,活也干不好,这些人可能只拿到1200到1300元吧。”她还警告记者,“车间里有的是人跟我打报告,你要是问别人的工资,被我发现了得扣钱。”

  记者在参观生产车间时注意到,模切机器运转起来速度非常快,工人的双手就在机器间穿梭,很危险。但是巩女士表示,“在这儿干活没有保险,只要你不把手戳到机子里就没事。”她很不以为然,“再说了,干啥活没点危险啊。”至于合同,巩女士说,“不签合同,如果干得可以、能长期干,有住宿的地方。”

  在厂房内记者观察发现,整个加工厂的纸张都是现成的,原料区并没有太多东西。模切后的碎纸,也都集中回收在仓库内。“咱们做纸杯用的模块纸是哪里来的?”“你问这些干什么,干好你的活就行了。”巩女士很警惕。

  4月14日,记者第一天的工作开始,要做的是该纸杯厂整个制作过程的第一道工序:模切。也就是把已经印刷好的淋膜纸切割成扇形,用来制作纸杯。

  纸杯厂只有一台模切设备,叫做平压压痕切线机。上班之后,巩女士让记者跟着工人黄师傅来学习操作这台机器。“这个活就需要熟练,干熟了,速度也就快了,干的活才能多。”说完,黄师傅就给记者演示了一遍。他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三张淋膜纸,放进机器里,大约两三秒种后,大张的淋膜纸上就出现了压痕,黄师傅就将纸张放到一边,继续进行模切,如此周而复始。

  不过,记者在一旁观摩发现,纸杯还没开始加工,每张淋膜纸上都已经印好了“QS”标志。一位正在给纸杯点数目的女工人告诉记者,厂里制作纸杯所用的纸张都是从别的村里直接进货,到厂里时已经印刷完毕,也包括“QS”标志。“我也不知道这个是干啥用的,反正都印好了,提前印上去也省得咱们费事。”这位女工说,“我们只管做杯子就行了。”

  随后,记者又跟黄师傅攀谈了起来。他告诉记者,自己来这家纸杯厂工作一年多了,一直干模切。“这个机器很危险,不能走神,一个不小心可能就得受伤。”黄师傅说起模切机器时,一脸严肃。“你前边还有一个学徒工,姓侯,他现在也不太熟练。像我干模切是把机器调到连续上,这样干活快,但是小侯只能用单切,虽然慢点但是安全。”

  说完,黄师傅就给记者安排了个活。“你先干拆纸吧,跟着小侯,模切机器没有两三个月很难熟练,这个不急。”

  淋膜纸经过平压压痕切线机之后,纸张表面就会出现切痕,而所谓拆纸,就是根据这些切痕,把整张纸拆成一个个扇形来做纸杯。小侯年纪也不大,黄师傅上机器,他来拆纸。记者看到,小侯把纸张搬到地上后,首先抡起了锤子,对着即将做成纸杯的原材料一下下地砸了下去。小侯把锤子上包着黄色的胶带,对着纸杯纸正面、反面来回敲了十余下,就随手放在地上,等下一批纸需要拆时,就直接从地上拿起来继续砸。

  小侯解释说,纸张虽然经过了模切机器,但只是出现切痕,要拆下来还是得费点劲。“这些纸结实,用锤子砸一砸,咱们能省点劲。”他笑着说,又拆下了一摞扇形纸本纸,随手放在地上,积攒多了后一起放到纸箱里。

  14日下午,老板带另一位记者去见车间主任,由车间主任带记者上机器操作,负责纸杯装袋和数纸杯个数,查看纸杯是否合格等。

  操作机器的流程很简单,把模块放入机器后,机器自动便把纸杯切割好了。加工出纸杯后,操作工人需要把纸杯从机器上拿下来,挨个装袋。车间主任告诉记者,一次装袋100个,分两排,一个箱子里面就有上千个纸杯。

  记者负责的机器旁边还有两个工人,不停地数纸杯,把纸杯装袋,中间偶尔拿出几个不合格的纸杯。整个机器加工过程中,操作工连手套也不戴,直接赤手抓刚生产出的纸杯。操作工的活几乎没有一丝休息时间。拿下一摞纸杯,数清楚个数,装袋后放在箱子里。这期间,机器不断加工,另一堆纸杯已经加工好了。

  在工作中记者发现,生产出的纸杯第一时间并没有消毒程序。对此记者咨询车间主任,得到的答复是,机器加工就是高温消毒。

  记者查询相关资料得知,根据国家对一次性用品的规定,进入生产区要换工作衣和工作鞋,戴工作帽,直接接触裸装产品的人员需戴口罩,清洗和消毒双手或戴手套;生产区前应相应设有更衣室、洗手池、消毒池与缓冲区。在这家加工厂内,记者没有被要求换衣服,也没有消毒双手和戴手套。

  记者旁边有一位女操作工,她很熟练地数着纸杯,并不停查看每个纸杯。“这加工出的纸杯合格不合格,怎么看?有没有标准?”记者询问这位女操作工。她告诉记者,“数纸杯的时候,你就挨个看杯子底是不是空的,底部是不是脏的。”记者这才知道,纸杯是不是合格,全靠肉眼观察。杯子有硬伤,比方说纸杯壁上有瑕疵,不完整,得挑选出来。在操作机器的过程中,记者看到,确实有出现脏纸杯的情况,检查出来的脏纸杯需要集中处理,扔到垃圾桶内。

  下午,记者看到车间主任在填写消毒表格。“这个消毒表格是干什么用的?记录纸杯消毒吗?”“这是员工消毒记录,员工洗手消毒。”

  整个模切剩下的纸张,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清理,捆绑以后放在仓库内。让记者意外的是,机器操作工把纸杯包装好以后,直接装箱,贴上胶带就是成品了,中间并没有其他检测、消毒等环节。

  4月15日下午的时候,记者曾到石家庄市南三条大型批发市场探访。在二楼纸杯批发区域,记者看到标有本地厂家的纸杯价格要低很多,甚至连包装上的印刷字体都不清晰。对此,老板直言,质量差一些。

  4月14日下午,记者正在干活时,黄师傅招呼记者一起去帮忙搬箱子,一辆小货车正停在车间外面。“这些都是来拉货的车,咱们到库房里把做好的纸杯给他们搬一车上去。”

  进入库房后记者看到,各种品尝杯、纸杯都已经码好放在库房里。黄师傅指了指墙角堆好的纸箱,告诉记者说里边是包装好的纸杯,这一批是专门提供给石家庄某乳业品牌的品尝杯。记者仔细看了看要搬走的纸箱,侧面的批号和生产日期两栏全部空着。除了这一批纸箱,记者在库房里转了一圈,发现其他包装好的纸箱上也均没有标注生产日期。

  随后,记者把这个问题抛给了一起搬纸箱的一位工人。“应该就是这两天生产出来的吧。”这位工人表示,他也拿不准,不过存货应该不会积压太久。

  “那这些纸箱上为啥没有标明生产日期啊?”记者问。“有啊,你来看看。”这位工人给记者指了指角落里的一个箱子,上面用黑色白板笔潦草地写上了“低温”二字,以及生产批号和2012年4月13日的生产日期。“这些应该都是一批生产出来的,生产日期啥的写一个箱子上行了,没必要那么麻烦。”这位工人不以为然。小货车上已经堆上了几十个箱子,但是标有生产日期和生产批号的纸箱却不超过5个。

  记者了解到,这家纸杯厂并不是自己生产纸杯纸,而是直接从外边进货。纸张究竟是从何而来?安全吗?带着这个疑问,记者多方打探,但是整个纸杯厂的人对此都三缄其口。

  早在应聘时,记者就曾经跟巩女士打听过纸张来源的问题。但是巩女士对此却似乎非常警惕。“你老问这个干什么?”她反问记者。“这个纸杯制作工序你要是研究的话,要研究的东西多了,你又不干这个。我们就是纸杯厂,你要考虑的是自己的活。”

  在生产车间工作时,记者也跟几位工人打听过,得到的回答都是不知道或不方便说。工人小侯和记者比较熟,一次闲聊时,他向记者透露了一些内幕。

  “咱们自己不造纸,做纸杯的纸好像都是从旁边的方村印好了拉过来的,那边应该有印刷厂或造纸厂吧。”小侯告诉记者说,“每隔几天就有车给厂子里送纸,我也是听别人说从方村里拉过来的,离咱们贾村也不远,就二三里地吧。”

  于是下班之后,记者便赶赴方村,想要找出该纸杯厂的纸张来源。但多位村民均表示,整个方村并没有什么造纸厂或印刷厂。该家纸杯厂的纸张来源成了一个谜。

  记者在卧底过程中发现,该纸杯厂生产的纸杯基本均为淋膜纸杯。生产车间里挂着一张淋膜纸杯主要工艺流程图,上面标明了原料控制和纸杯成型的温度控制两个关键控制点,上面对杯壁黏合温度、预热温度、压花温度、运转速度等都有明确的规定。

  记者曾和其他工人聊到过该纸杯厂生产的纸杯类型,一位生产线上的工人说,厂里不做涂蜡纸杯。“涂蜡纸杯好像是说不能装含油的东西,碰见高温也会熔化,挺不安全的,咱们这儿都是淋膜纸杯。”

  而在记者结束卧底之后,也曾经以纸杯购买者的身份打听过该纸杯厂的用料问题,得到的答复是,纸杯全是用PE淋膜纸做的。对方表示,“我们只提供PE淋膜纸做的纸杯,这个比较环保、卫生一些,没有涂蜡纸杯。”

  俗话说“病从口入”,纸杯好不好,直接关系到公众健康。厂家如何做纸杯,还真是个良心活。记者卧底纸杯厂发现,纸杯生产中有些地方并不规范,比如QS标志随便贴;员工不消毒,直接用手翻弄生产出的纸杯,仅凭肉眼挑选次品。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卧底的这家纸杯厂,纸杯加工后也没有消毒程序,而且很多纸杯没有标注生产日期。而根据国家规定,纸杯要符合《食品包装用原纸卫生标准》,凡不符合卫生标准的产品不得用于包装食品;生产、加工、经营和使用单位要作好各环节的卫生工作,防止污染;要标明食品用纸的标志及产地、厂名、生产日期等。

  经过质监部门检验合格的产品,才会被打上QS标志。对于有些违法商家私自将不合格产品打上QS的做法,消费者只需要在国家等质检网站上,将产品的QS认证号码输入进去,就可以查询到产品的所有信息。如果包装上的信息与其不能一一对应,消费者就不要购买了。

  挑颜色接近原木本色。正规厂家生产纸杯的纸,都是用原生木打浆做的,因此它的颜色不会太白。不合格的纸杯,一般都是商家为了节约成本,采用回收的废纸或者再生纸做的。在生产过程中,为了漂白纸张,往往会添加荧光增白剂,这种物质进入人体有害。

  合格的一次性纸杯闻起来不会有异味,但是一些淋膜不规范,或者使用的聚乙烯和油墨不合格,杯子闻起来就会有异味,这里面就有可能含有不利于人体健康的化学物质。

  纸杯厂使用的纸是从哪里来的?会不会添加荧光增白剂?纸怎样印刷?4月15日~16日,记者在石家庄郊区继续进行了暗访。在藁城郊区一家造纸厂,记者看到整个加工现场,卫生条件很差。而负责人透露,“想要白一点,得多加些增白剂。”随后,记者又询问了一家印刷厂,印刷厂表示,“只要你有模板,都可以印刷。”暗访一家纸杯厂时,老板向记者推荐的便宜纸杯,是典型的三无产品。根据国家规定,纸杯用纸不得使用增白剂,纸杯上必须标有QS标志。

  为了摸清纸杯用纸的来源,4月16日上午,记者赶赴藁城的一家名为“藁城市绝缘纸厂”的造纸厂继续暗访。

  这家造纸厂位于藁城市胜利路,进入厂区后,当负责人刘先生听说记者想要订购纸杯用纸,一开始他表示厂里没做过纸杯,后来想了想,刘先生又说,“我先领你们到厂子里边看看吧。”

  造纸厂的厂区不小,道路两旁零零散散堆着做好的成品纸张。一路上,刘先生还向记者诉苦说,现在造纸厂的活都不好干,他们平时也只是做一些印刷纸张,不过如果客户有特殊需求倒是可以根据情况来加工。推开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刘先生指了指里边说,“这就是我们的生产车间。”

  映入记者眼帘的,是一个混乱、嘈杂的车间。生产车间里有七八名工人,都在忙着操作机器或者整理已经做好的纸张。车间里遍地都是已经印刷好的纸张,地上满是灰尘,掉在地上的纸被踩得都是脚印,有些地上还有大片的污水,不少纸张也已经浸在了水里。记者参观的时候,旁边还有工人经过,把印刷好的纸张揉在一起抱起来随手放在一个角落随即离去。整个车间的生产环境很是恶劣。记者注意到,很多印刷好的纸张上都落满了灰尘。

  在生产车间中,记者捏了几张印刷出来的纸,感觉纸张非常薄,于是记者便向刘先生提出,希望能看看更厚的纸。

  “再厚的纸也有,你们等会跟我去看看。”刘先生带记者在车间里简单逛了一圈,就径直走向对面的库房里,从门后角落摞好的一沓纸卷上随手撕下了一片纸递过来。“这个厚度你们看看行不行,这些纸价格高点,一吨的话差不多4700块钱。”记者摸了下,撕下的纸张明显比车间里刚印刷出来的纸要厚,但是距离纸杯用纸还有一定的差距。

  看到记者仍不满意,刘先生低头想了一会,决定带记者去跟他们厂区的车间主任谈一谈。到了车间办公室之后,刘先生看到车间主任不在,便让记者在屋子里等一等,自己出门和几位工人简单说了几句,回来答复记者说,“我们车间主任今天出去了,但是你们要纸的话,我们这边肯定能做。”刘先生说,“你们要开纸杯厂的话,光跟我说要做纸杯用的纸不行,你得给我个厚度啊。”刘先生告诉记者,像他们现在做的纸张,都有明确的厚度区分,“你回去问问,给我个厚度,看看要多大的量,我们给你定做。”

  谈到增白剂时,刘先生表示,现在他们厂里边造出的纸加了增白剂,如果想要纸更白点的话,增白剂就得多加。“那要是多加增白剂的话,价钱也更贵些还是怎样?”听记者说起价钱,刘先生顿了顿之后,把记者请出了车间,“咱们到办公室谈吧。”

  除了添加增白剂,记者注意到,刘先生在刚才介绍造纸流程的过程中,还提到了“加胶”这个词,这是什么意思?于是,记者便向刘先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但是没想到这个问题却引起了他的怀疑。“就是说印刷的过程中加上这个可能会……”还没解释完,刘先生便顿住不说了,话锋一转,反问记者说,“你们做纸杯的,这个什么意思你们不知道吗?”看到刘先生起了疑心,记者赶忙把话题岔开,跟刘先生聊了聊订下纸张之后送货的问题,但是刘先生已经明显比较警惕了,他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到了办公室之后也在上下打量着记者。

  之后,对于有关该造纸厂以及造纸过程中的一些问题,刘先生也并不愿意多谈。无奈之下,记者只得借口回头再确定一下纸杯用纸的厚度,离开了这家造纸厂。

  整个纸杯的加工过程,纸杯纸的生产由造纸厂来负责,然后由印刷厂来印刷,之后,纸杯厂再用专用机器进行加工。那印刷厂究竟是怎么印刷出来的?在石家庄裕华区贾村的时候,记者曾联系到了一家印刷厂。当老板听到记者要印刷纸杯时,表现得很兴奋。

  “你要多少货?你那里有模板样式吗?”老板问。“量很大,我们用来加工纸杯,有模板。”记者答。“那就好,你把模板拿过来,按照模板印刷就行。我们这边的机器你放心,质量都有保证。”

  在暗访中,记者发现,只要提供模板,很多印刷厂可以给印刷。如果都是这样,问题也就出现了:即使生产了不符合标准的纸,只要有模板,印刷厂也能帮上忙。而在模板上,只要你想要QS标志,印刷厂就能随便印制。也就是说,整个纸杯生产的上游产业链,造纸厂和印刷厂对不合格纸杯的生产也是负有责任的。

  之前,记者曾找到了位于石家庄郊区的另一处纸杯厂。门口旁边是办公房,记者直接进了厂房。几名员工正忙着包装纸杯,成箱的纸杯已经加工好了,将入仓库。看到陌生人进来后,一名女员工很警惕,“你们是干什么的,到仓库里干啥。”“过来订货的,进一批纸杯。”“你到办公室去,这里都是干活的。”说着,便撵记者走开。不得已,记者来到了办公室。

  女老板一看是过来订货的,很热情。“你们要什么价位的?什么档次的。”“价格当然越便宜越好,普通的纸杯就行了。”“最便宜的一包65元,各种规格的都有。”“能不能看看样品。”“可以。”

  随后,女老板把记者带到了样品区域。旁边一盒纸杯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包装上贴着别的工厂信息。“这个是怎么回事。”“是别的厂家,装上了我们的产品,这是侵权,我们会追究的。”女老板很警觉地把那盒纸杯拿走了。

  女老板给记者推荐了4种纸杯。记者发现,这几种纸杯都很薄,一捏就变形了。更让记者意外的是,这些纸杯都是三无产品,没有生产日期、厂家名称地址、QS标志也没有。随后,记者提出想到厂里再逛逛,女老板回答说,我们新的厂房在很远的地方,你需要什么货直接说就行,可以到这里来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