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137-5103-1686
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头条新闻

咨询热线

137-5103-1686

包装印刷绝对还行,而是员工不行了

作者: 浏览:212 来源: 时间:2018-06-21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2012年以来,严控“三公消费”,外资企业撤离,房租工资大涨,同行恶性竞争、银行抽贷限贷等刀刀砍向中国的包装印刷业,老板们都苦成了木偶人。

  然而,在老板们看来,中国的包装印刷行业绝对还行,但新一代的员工太不行了,这让老板们深感绝望。

  一位印刷老板痛心疾首:十年前,员工闹事政府会第一时间出来帮工厂处理;十年后,员工闹事政府会第一时间出来去处理工厂。十年前,员工打卡只代表到达岗位的开工时间,必须勤勤力力工作才有工资拿;十年后,员工打卡是计工资的铁证,只要有打卡,做不做事都有工资拿。十年前,员工在搬运时,一捆10kG重的成品箱一手搬一个,健步如飞;十年后,员工在搬运时,一捆10kG重的成品箱两人抬,行如蜗牛。这一切,皆因八年前新劳动法的实行,开始了老板们的苦逼人生。呕血问苍天,政府何时出台一部<老板法>?

  一位老板回忆说:我记得退回20年去,要到工厂上班必须送礼才能进去,这几年到好了,老板要给工人送礼求来上班。我坚信轮回一说,任何事都有发展到高再返低的规律,现在印刷业已进入低谷,相信不久还能回到送礼给老板求工作的年代。

  当然还有另一种痛彻肺腑的观点:政府为了国际名声,盲目的提高工资待遇,工资增速远超企业利润增速。把一些打工者养成挑三拣四,嫌这嫌那的恶习,让企业老板在用工上伤透脑筋。还使企业成本大大增加,最后不堪重负,或搬迁或倒闭。请问那些决策者,难道没替企业考虑一下?如果企业没了,还能有地方上班吗?急功近利必有后患。

  一位印刷学院科班毕业的同仁却有另一种观点:目前中国的印刷厂技术员工多半是从学徒干起来的,整体素质不高,而老板多数是从业务员炒单,或技术师傅干出来的,都是赚的辛苦钱。确实办厂极苦。但九十年代起家的印刷厂的老板,多半已经赚的富得流油,早就把资产转移到别处。在他们那个“要想发,搞印刷”的年代,赚了大量的资本,入手了大量的房产,写字楼等产业。所以工厂根本就爱管不管了!苦的还是打工的。

  一位管理人员说,当年印刷行业火红的时候,老板除有钱外,管理或眼光都欠缺,加上心理膨胀,好大喜功,一心做大企业,赊购最新最好的设备,那怕是欠供应商或工人的工钱,也要在同行里攀比企业规模,员工人数,先进设备等。结果产能过剩之下,同行互相压价(印刷工价尽10多年没上调了,而原印材,人工等都在涨),最后利润就越来越低,有时都?]利润或赔钱。而近些年电子媒体发展迅猛,对纸质印刷造成更大冲击......现在老板除了手中拥有大量过剩设备外,还能有什么?

  一位管理顾问也对中国包装印刷的困境进行了把脉:中国的印刷厂一直都是订单式生产,为订单一直都是拼价格!真的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

  在小编看来,老板们的话并非没有道理,十五年来,包装印刷厂人工(工资+社保)由1000元涨到了4000元,但恰恰相反,员工的工作效率却出现了大滑坡。

  犹记小编当年效力的一家老牌港资纸品企业的盛况,走进车间,各机台员工干劲十足,一天十小时工作就象救火一样。以工厂一台法国马田四色柔版印刷机为例,一个班次平均每月换版(通常是三到四块树脂柔版)次数高达180款,印刷48万张。也就是说一个班的员工,每天在换6套印版并调机的情况下,每天印刷约2万张纸板。试问今天的员工,你能做到几分之一?

  同样,以前的员工工作态度也要端正得多。记得十三年前一位飞利普港籍采购经理说过的话,走进车间,看到开机员工虽然忙得象要飞起来,但每当看到来访的客人,嘴角会不经意地流露出会心的微笑,让她很愿意也很放心地把订单下给我们厂。

  的确,不个不容辩驳的事实是,现在的员工远没有上一代那么勤力,而且稍有风吹草动就可能全厂罢工。公司亏损裁员罢工(微软诺基亚),给新员工工资订高了罢工(深圳雅俊眼镜厂),员工对管理不满罢工(郑州富士康),加班时间少了也罢工(重庆富士康),甚至中秋节只发月饼不发奖金还要罢工(万仕达)。

  眼下,失业潮滚滚而来,类似东莞卡X莫厂员工因被裁员而跳楼的过激事件会越来越多。一切迹象表明,新的轮回就要来到了。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2012年以来,严控“三公消费”,外资企业撤离,房租工资大涨,同行恶性竞争、银行抽贷限贷等刀刀砍向中国的包装印刷业,老板们都苦成了木偶人。

  然而,在老板们看来,中国的包装印刷行业绝对还行,但新一代的员工太不行了,这让老板们深感绝望。

  一位印刷老板痛心疾首:十年前,员工闹事政府会第一时间出来帮工厂处理;十年后,员工闹事政府会第一时间出来去处理工厂。十年前,员工打卡只代表到达岗位的开工时间,必须勤勤力力工作才有工资拿;十年后,员工打卡是计工资的铁证,只要有打卡,做不做事都有工资拿。十年前,员工在搬运时,一捆10kG重的成品箱一手搬一个,健步如飞;十年后,员工在搬运时,一捆10kG重的成品箱两人抬,行如蜗牛。这一切,皆因八年前新劳动法的实行,开始了老板们的苦逼人生。呕血问苍天,政府何时出台一部<老板法>?

  一位老板回忆说:我记得退回20年去,要到工厂上班必须送礼才能进去,这几年到好了,老板要给工人送礼求来上班。我坚信轮回一说,任何事都有发展到高再返低的规律,现在印刷业已进入低谷,相信不久还能回到送礼给老板求工作的年代。

  当然还有另一种痛彻肺腑的观点:政府为了国际名声,盲目的提高工资待遇,工资增速远超企业利润增速。把一些打工者养成挑三拣四,嫌这嫌那的恶习,让企业老板在用工上伤透脑筋。还使企业成本大大增加,最后不堪重负,或搬迁或倒闭。请问那些决策者,难道没替企业考虑一下?如果企业没了,还能有地方上班吗?急功近利必有后患。

  一位印刷学院科班毕业的同仁却有另一种观点:目前中国的印刷厂技术员工多半是从学徒干起来的,整体素质不高,而老板多数是从业务员炒单,或技术师傅干出来的,都是赚的辛苦钱。确实办厂极苦。但九十年代起家的印刷厂的老板,多半已经赚的富得流油,早就把资产转移到别处。在他们那个“要想发,搞印刷”的年代,赚了大量的资本,入手了大量的房产,写字楼等产业。所以工厂根本就爱管不管了!苦的还是打工的。

  一位管理人员说,当年印刷行业火红的时候,老板除有钱外,管理或眼光都欠缺,加上心理膨胀,好大喜功,一心做大企业,赊购最新最好的设备,那怕是欠供应商或工人的工钱,也要在同行里攀比企业规模,员工人数,先进设备等。结果产能过剩之下,同行互相压价(印刷工价尽10多年没上调了,而原印材,人工等都在涨),最后利润就越来越低,有时都?]利润或赔钱。而近些年电子媒体发展迅猛,对纸质印刷造成更大冲击......现在老板除了手中拥有大量过剩设备外,还能有什么?

  一位管理顾问也对中国包装印刷的困境进行了把脉:中国的印刷厂一直都是订单式生产,为订单一直都是拼价格!真的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

  在小编看来,老板们的话并非没有道理,十五年来,包装印刷厂人工(工资+社保)由1000元涨到了4000元,但恰恰相反,员工的工作效率却出现了大滑坡。

  犹记小编当年效力的一家老牌港资纸品企业的盛况,走进车间,各机台员工干劲十足,一天十小时工作就象救火一样。以工厂一台法国马田四色柔版印刷机为例,一个班次平均每月换版(通常是三到四块树脂柔版)次数高达180款,印刷48万张。也就是说一个班的员工,每天在换6套印版并调机的情况下,每天印刷约2万张纸板。试问今天的员工,你能做到几分之一?

  同样,以前的员工工作态度也要端正得多。记得十三年前一位飞利普港籍采购经理说过的话,走进车间,看到开机员工虽然忙得象要飞起来,但每当看到来访的客人,嘴角会不经意地流露出会心的微笑,让她很愿意也很放心地把订单下给我们厂。

  的确,不个不容辩驳的事实是,现在的员工远没有上一代那么勤力,而且稍有风吹草动就可能全厂罢工。公司亏损裁员罢工(微软诺基亚),给新员工工资订高了罢工(深圳雅俊眼镜厂),员工对管理不满罢工(郑州富士康),加班时间少了也罢工(重庆富士康),甚至中秋节只发月饼不发奖金还要罢工(万仕达)。

  眼下,失业潮滚滚而来,类似东莞卡X莫厂员工因被裁员而跳楼的过激事件会越来越多。一切迹象表明,新的轮回就要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