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137-5103-1686
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头条新闻

咨询热线

137-5103-1686

低成本助推东南亚 制造业已开始涌入马、泰、印、越

作者: 浏览:230 来源: 时间:2018-06-21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德勤会计师事务所与美国竞争力委员会近日发布的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报告预测,东南亚四国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越南和南亚印度的制造业正在崛起,这些国家拥有较低的劳动力成本、灵活的制造能力和日益扩大的市场等,使其有望在2020年跻身全球15个最具制造业竞争力的国家。

  占地约1050万平方米的廉差邦港位于泰国著名旅游城市芭提雅以北约25公里,是泰国最大的物流枢纽。有这样的说法,去廉差邦港的南荣A5码头,就可以对泰国汽车制造业的潜力有一个直观的感受。每年,上百万辆在泰国生产的崭新汽车整车从这里运向世界30多个主要港口,再中转交货至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巨大的装船出口量,让南荣A5码头成为世界第四大、亚洲第一大汽车滚装出口码头。

  “泰国汽车制造业发展已有50多年,近20年来发展非常成熟,已经实现了汽车完全本地化生产。从曼谷到春武里府的高速沿线,随处可见汽车配件工厂,而且每天都有新的汽车配件工厂建立。”泰国上市企业南荣码头大众有限公司总裁黄喜源告诉本报记者,南荣A5码头平均每天出口四五千辆汽车,为日本、德国和美国等18个在泰生产汽车的品牌做装船出口业务。

  汽车制造业是泰国制造业发展的一个亮点。如泰国一样,东南亚一些国家具备劳动力成本和人口红利优势,制造业发展前景被广为看好。马来西亚双威大学商学院经济系教授姚金龙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说:“东南亚正孕育着一个庞大的生产基地,这有点类似于过去30多年的中国,改变着世界制造业图景。”随着中国制造业附加值提升,一些具有劳动力和原材料成本相对优势的国家将进入到较低成本的制造业领域。

  德勤东南亚工业产品及服务负责人黄若诗表示,印尼、马来西亚、泰国和越南这些东南亚国家凭借技术熟练工和日益提高的生产力,继续吸引着全球制造企业的兴趣。

  韩国LG集团所属的显示器公司最近与越南海防市长瑞工业区签署了原则协议,租地40.4公顷建设LED和OLED电子显示屏。这是LG集团在该工业区的第二大投资项目,也是LG集团在全球的第十个显示屏生产基地。

  中国家电制造商TCL空调海外营销中心亚洲大区总监程志斌告诉本报记者,目前TCL在泰国和印尼都有合作伙伴,考虑到劳动力、制造业成熟度和市场辐射因素,未来可能在印度开设工厂。

  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今年2月发布的2016年国际工业数据年鉴显示,印度和印尼凭借庞大的生产总量进入世界10大制造国之列。

  东南亚国家日益扩大的消费群体,为其制造业前景注入了动力。TCL品牌5月17日刚刚在泰国举办了新品电视发布会,就是看中了泰国可观的家电消费群体,而该公司的空调产品自2013年进入泰国市场以来,去年销售达到2.2万套,成为泰国空调行业内销量增长最快的品牌。在马来西亚,考虑到消费者对小型车为主的汽车中长期需求升高,日本丰田汽车近日宣布将在马来西亚建设新的工厂。

  除了劳动力、原材料等传统优势,记者注意到,一些东南亚国家也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制造业长期发展规划。比如,为了吸引企业落户,马来西亚东海岸经济特区政府开出了10年100%所得税豁免、机械和器材的进口税及销售税豁免等奖励配套措施。

  先进的制造业技术是打开未来竞争力的钥匙。新兴经济体的劳动力和材料成本优势超过发达经济体,发达经济体却在劳动生产率方面占据先机。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尽管制造成本相对较高,一些发达经济体依靠成熟的劳动力、良好的投资环境、充裕的研发投入、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和良好的治理等,仍然保持着较强的制造业竞争力,而这些方面正是东南亚国家未来发展需要改善之处。

  姚金龙告诉记者,要想提高制造业的水平和质量,东南亚国家不仅需要实现科学和工程人才翻倍,还需要在公共和私人领域大幅加大研发和创新投入,“此外,这些国家还需要吸引来自发达经济体的投资,并制定政策加快引进先进的制造工艺,从而提速自主科技能力的发展”。

  越南作为亚洲新兴的科技制造中心,正在吸引越来越多国际巨头的目光,包括微软、三星、LG、英特尔、诺基亚、富士施乐等企业,近两年都选择在越南开设新的工厂。

  “自2013年以来,东盟十国的外国直接投资就超过了流入中国的投资,这一事实进一步佐证,全球较低附加值制造业的投资目的地数量正在增加。”渣打银行亚洲首席经济学家戴维·曼恩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已经看到一些经济体吸引了一些非常成熟的企业。向世界级投资更加开放有助于引进先进技术,再与较低的劳动力成本相结合,有利于提高制造业竞争力。”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德勤会计师事务所与美国竞争力委员会近日发布的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报告预测,东南亚四国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越南和南亚印度的制造业正在崛起,这些国家拥有较低的劳动力成本、灵活的制造能力和日益扩大的市场等,使其有望在2020年跻身全球15个最具制造业竞争力的国家。

  占地约1050万平方米的廉差邦港位于泰国著名旅游城市芭提雅以北约25公里,是泰国最大的物流枢纽。有这样的说法,去廉差邦港的南荣A5码头,就可以对泰国汽车制造业的潜力有一个直观的感受。每年,上百万辆在泰国生产的崭新汽车整车从这里运向世界30多个主要港口,再中转交货至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巨大的装船出口量,让南荣A5码头成为世界第四大、亚洲第一大汽车滚装出口码头。

  “泰国汽车制造业发展已有50多年,近20年来发展非常成熟,已经实现了汽车完全本地化生产。从曼谷到春武里府的高速沿线,随处可见汽车配件工厂,而且每天都有新的汽车配件工厂建立。”泰国上市企业南荣码头大众有限公司总裁黄喜源告诉本报记者,南荣A5码头平均每天出口四五千辆汽车,为日本、德国和美国等18个在泰生产汽车的品牌做装船出口业务。

  汽车制造业是泰国制造业发展的一个亮点。如泰国一样,东南亚一些国家具备劳动力成本和人口红利优势,制造业发展前景被广为看好。马来西亚双威大学商学院经济系教授姚金龙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说:“东南亚正孕育着一个庞大的生产基地,这有点类似于过去30多年的中国,改变着世界制造业图景。”随着中国制造业附加值提升,一些具有劳动力和原材料成本相对优势的国家将进入到较低成本的制造业领域。

  德勤东南亚工业产品及服务负责人黄若诗表示,印尼、马来西亚、泰国和越南这些东南亚国家凭借技术熟练工和日益提高的生产力,继续吸引着全球制造企业的兴趣。

  韩国LG集团所属的显示器公司最近与越南海防市长瑞工业区签署了原则协议,租地40.4公顷建设LED和OLED电子显示屏。这是LG集团在该工业区的第二大投资项目,也是LG集团在全球的第十个显示屏生产基地。

  中国家电制造商TCL空调海外营销中心亚洲大区总监程志斌告诉本报记者,目前TCL在泰国和印尼都有合作伙伴,考虑到劳动力、制造业成熟度和市场辐射因素,未来可能在印度开设工厂。

  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今年2月发布的2016年国际工业数据年鉴显示,印度和印尼凭借庞大的生产总量进入世界10大制造国之列。

  东南亚国家日益扩大的消费群体,为其制造业前景注入了动力。TCL品牌5月17日刚刚在泰国举办了新品电视发布会,就是看中了泰国可观的家电消费群体,而该公司的空调产品自2013年进入泰国市场以来,去年销售达到2.2万套,成为泰国空调行业内销量增长最快的品牌。在马来西亚,考虑到消费者对小型车为主的汽车中长期需求升高,日本丰田汽车近日宣布将在马来西亚建设新的工厂。

  除了劳动力、原材料等传统优势,记者注意到,一些东南亚国家也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制造业长期发展规划。比如,为了吸引企业落户,马来西亚东海岸经济特区政府开出了10年100%所得税豁免、机械和器材的进口税及销售税豁免等奖励配套措施。

  先进的制造业技术是打开未来竞争力的钥匙。新兴经济体的劳动力和材料成本优势超过发达经济体,发达经济体却在劳动生产率方面占据先机。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尽管制造成本相对较高,一些发达经济体依靠成熟的劳动力、良好的投资环境、充裕的研发投入、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和良好的治理等,仍然保持着较强的制造业竞争力,而这些方面正是东南亚国家未来发展需要改善之处。

  姚金龙告诉记者,要想提高制造业的水平和质量,东南亚国家不仅需要实现科学和工程人才翻倍,还需要在公共和私人领域大幅加大研发和创新投入,“此外,这些国家还需要吸引来自发达经济体的投资,并制定政策加快引进先进的制造工艺,从而提速自主科技能力的发展”。

  越南作为亚洲新兴的科技制造中心,正在吸引越来越多国际巨头的目光,包括微软、三星、LG、英特尔、诺基亚、富士施乐等企业,近两年都选择在越南开设新的工厂。

  “自2013年以来,东盟十国的外国直接投资就超过了流入中国的投资,这一事实进一步佐证,全球较低附加值制造业的投资目的地数量正在增加。”渣打银行亚洲首席经济学家戴维·曼恩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已经看到一些经济体吸引了一些非常成熟的企业。向世界级投资更加开放有助于引进先进技术,再与较低的劳动力成本相结合,有利于提高制造业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