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137-5103-1686
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头条新闻

咨询热线

137-5103-1686

末日论带火末日经济 印刷企业寻商机

作者: 浏览:202 来源: 时间:2018-06-21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人们对“末日说”大都付之一笑,但伴生的“末日经济”倒是大红大紫,冠上“末日”头衔的各类产品大卖,一场“末日经济”狂潮在全球甚嚣尘上,商家们赶着在“末日”之前赚够最后一桶金。

  巴西里约热内卢的基督像在洪水中轰然倒下,美国约翰·斯坦尼斯号航母被巨浪裹挟着撞向白宫,金门大桥应声断裂……电影《2012》对于人们末日情结的紧抓不放与夸张处理,使其幸运地搭上了“末日”产业的头班商船,疯狂吸金7.69亿美元,领航“末日”产业发展。

  在美国,据称有300万人早已未雨绸缪,早早为末日做准备。为此,一些精明的商家早早打起“末日牌”,在经济萧条尚未度过、房地产市场一片低迷之时,诸如“核战争时代最强掩蔽所”、“具有神力的天然洞穴”等“末日避难胜迹”炙手可热,据称“核冬天避难所”“门票”每张5万美金,但仍一票难求。

  转眼国内,“末日”船票、“末日”装备避难包、“末日”T恤、“末日”取暖器……淘宝网上,只要能和“救生”、“逃亡”、“黑夜”等“末日”特征搭上点边,商家就能打出“末日”营销的旗号。

  《2012》电影中说,人们只有花10亿欧元买一张诺亚方舟船票,才有可能逃避灾难。但在电商平台,低至0.1元的“船票”正掀起热卖高潮。导报记者在一家山东济南卖家的网店里看到,“2012诺亚方舟船票”过去一个月的销量已经达到了15528件,船票一套售价包邮费19元。

  导报记者联系上了这家网店店主,店主表示,“一套2012诺亚方舟船票”里除了正票之外,还有盖着印章的联合国诺亚方舟资格授权书、登舰卡等,制作非常精美,卖家可根据买家的要求,把姓名、性别、国籍等信息印在船票上,“登舰时间”显示为2012年12月,“登舰地点”借用了影片《2012》中的“中国西藏卓明谷码头”。

  除了“末日船票”热销,在购物网站上,一家标称“急救装备全网销量第一”的网店,出售以“末日大逃亡,最后的狂欢”为主题的产品,其中包括家庭救生绳、户外旅游应急包、地震防灾急救箱等。其中一款价位在166.6元-660.6元的救生绳组合月成交记录达到486件;还有一种“末日装备避难包”,214.2元,价格并不低,但很多卖家也已卖出近百个。

  “末日”在书商那里也成了一个绝好的商业噱头。差不多从电影《2012》之后,各式“末日图书”便横行于世。有报社记者日前在各大书店中看到《末日爱国者》、《末日凶猛》、《玛雅预言书:2012世界末日》、《末日之雪》、《2012玛雅预言真相》等几十种“末日图书”销量都不错。

  在这场末日狂欢中,精明的浙商早已抢喝头口水。据导报记者了解,因具有娱乐精神的网民消费“末日”概念的搞怪商品,早在几个月前,浙江等地的印刷公司就开始承揽“船票”的印刷工作。

  据导报记者了解,义乌康庄包装物有限公司每张船票的印刷费对外报价只要0.58元,而苍南金龙印刷业有限公司的报价更低,订货量在100—999张,每张0.35元;1000—9999张,每张0.28元;1万张以上,每张0.22元。

  以售价19元的船票为例,包括正票、附卡、信封、授权书、三折卡槽、PVC卡6件组成,包装公司称总成本在5元左右。以此计算,一张船票的利润,达到近3倍。而这些“末日船票”的网上卖家,有不少就来自浙江。

  利用“世界末日”来吸引眼球,这个做法在浙江用得最成功的应该是义乌商人杨宗福。今年8月,各大媒体对他设计出“诺亚方舟”来应对可能发生的灾难后,杨宗福就吸引到了世界各地的眼球。“现在一般的地方性媒体我已经没有时间接受采访了。”杨宗福说,在接受了央视等国内媒体的采访报道后,他还接受了许多国外媒体的采访。

  杨宗福透露,目前他的“诺亚方舟”订单已经有26个,其中两个来自新西兰,另外24个买家来自山西、北京、杭州、成都和广东,以当地的富商为主。除了一个广西的商人订购了一个300万元的“诺亚方舟”外,其余的都选择了500万元/个的最高配置。订购“诺亚方舟”的富商除了买去自备使用,还有不少人是打算送给亲戚和朋友,少数人则是出于好奇,想体验一把身处“诺亚方舟”内部防灾的感觉。

  杨宗福说,目前他正在对“诺亚方舟”进行改进,使其抗灾能力更强,例如把“诺亚方舟”的球体直径从4米提高到6米,最多载人数从3人提高到9人,用更先进的减震器替代以前的弹簧减震。

  “这两天每天都有电话来要求订购,要求在12月21日前交货,这个要求没办法达到,都被我拒绝了。”杨宗福坦言,目前只有最早一批下单的山西富商能赶在12月21日前拿到7个“诺亚方舟”,其余的预计都要等到农历新年前才能交付。

  “起初我们看到这样的新闻只是一笑而过,我们并不相信杨宗福能得到订单,谁会相信世界末日到来呢?”“但其实,在灾难面前,人是如此脆弱,小小的灾难就有可能是末日,本着防灾减灾,如果‘诺亚方舟’可以应对末日,那么,购买者就可以在灾难面前获得生机。所以,我想,杨宗福押对了宝!”导报记者随机询问温州几名生意人,他们都对杨宗福的商机表示肯定。

  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教授卞毓麟指出,在玛雅文化中根本不存在末日观念。古玛雅人有多种计算日期的方法,其中有一种连续不断计算日历的立法,即“长记历”,其以180多万天为一个周期来计算,称为“一纪”。2012年12月21日正是其中“一纪”的最后一天,第二天将开启新一个“纪周期”。“世界末日”其实是世人对玛雅预言的误读。

  而且,2011年研究人员考古发现玛雅历法中更长时限的历法单位,就连公元4000多年后也被计入其中,还在其中一天设置了庆典活动。因此,玛雅人自己都不认为“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的最后一天。

  浙江工商大学市场营销系的副主任范钧教授认为,“世界末日”说法没有科学依据,商家频频利用“世界末日”其实是作为卖点进行炒作,无非是想利用这一热门话题来吸引消费者的注意。比如卖这些“末日装备”的商家,就不相信末日来临。

  “‘船票’其实就是个创意礼品,买家大多是抱持娱乐心态,相信没有人会真正相信末日来临。”一名售卖“末日船票”的店主也这样告诉导报记者。

  而据导报记者了解,“末日产品”最早从2009年就开始对公众进行售卖,时至今天,还是有许多人愿为此买单。“商家抓住了消费者的猎奇心理,炒作末日概念来进行商业运作,消费者则抱着娱乐精神来迎合,所以极少出现售价过高产品被买下的情况。这说明大部分消费行为都建立在理性基础上。”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徐代越这样认为。

  微博上的一位网友也观点鲜明地指出,“末日经济”只不过是商家们营销的手段而已,“末日”话题调侃者越来越多,加入“末日”营销的商家就会越来越多。对商家而言,“末日经济”确实是一个促销的好噱头。国内老百姓生活质量日益提高,娱乐至死的当下,则是“怪诞经济”走红的根基。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人们对“末日说”大都付之一笑,但伴生的“末日经济”倒是大红大紫,冠上“末日”头衔的各类产品大卖,一场“末日经济”狂潮在全球甚嚣尘上,商家们赶着在“末日”之前赚够最后一桶金。

  巴西里约热内卢的基督像在洪水中轰然倒下,美国约翰·斯坦尼斯号航母被巨浪裹挟着撞向白宫,金门大桥应声断裂……电影《2012》对于人们末日情结的紧抓不放与夸张处理,使其幸运地搭上了“末日”产业的头班商船,疯狂吸金7.69亿美元,领航“末日”产业发展。

  在美国,据称有300万人早已未雨绸缪,早早为末日做准备。为此,一些精明的商家早早打起“末日牌”,在经济萧条尚未度过、房地产市场一片低迷之时,诸如“核战争时代最强掩蔽所”、“具有神力的天然洞穴”等“末日避难胜迹”炙手可热,据称“核冬天避难所”“门票”每张5万美金,但仍一票难求。

  转眼国内,“末日”船票、“末日”装备避难包、“末日”T恤、“末日”取暖器……淘宝网上,只要能和“救生”、“逃亡”、“黑夜”等“末日”特征搭上点边,商家就能打出“末日”营销的旗号。

  《2012》电影中说,人们只有花10亿欧元买一张诺亚方舟船票,才有可能逃避灾难。但在电商平台,低至0.1元的“船票”正掀起热卖高潮。导报记者在一家山东济南卖家的网店里看到,“2012诺亚方舟船票”过去一个月的销量已经达到了15528件,船票一套售价包邮费19元。

  导报记者联系上了这家网店店主,店主表示,“一套2012诺亚方舟船票”里除了正票之外,还有盖着印章的联合国诺亚方舟资格授权书、登舰卡等,制作非常精美,卖家可根据买家的要求,把姓名、性别、国籍等信息印在船票上,“登舰时间”显示为2012年12月,“登舰地点”借用了影片《2012》中的“中国西藏卓明谷码头”。

  除了“末日船票”热销,在购物网站上,一家标称“急救装备全网销量第一”的网店,出售以“末日大逃亡,最后的狂欢”为主题的产品,其中包括家庭救生绳、户外旅游应急包、地震防灾急救箱等。其中一款价位在166.6元-660.6元的救生绳组合月成交记录达到486件;还有一种“末日装备避难包”,214.2元,价格并不低,但很多卖家也已卖出近百个。

  “末日”在书商那里也成了一个绝好的商业噱头。差不多从电影《2012》之后,各式“末日图书”便横行于世。有报社记者日前在各大书店中看到《末日爱国者》、《末日凶猛》、《玛雅预言书:2012世界末日》、《末日之雪》、《2012玛雅预言真相》等几十种“末日图书”销量都不错。

  在这场末日狂欢中,精明的浙商早已抢喝头口水。据导报记者了解,因具有娱乐精神的网民消费“末日”概念的搞怪商品,早在几个月前,浙江等地的印刷公司就开始承揽“船票”的印刷工作。

  据导报记者了解,义乌康庄包装物有限公司每张船票的印刷费对外报价只要0.58元,而苍南金龙印刷业有限公司的报价更低,订货量在100—999张,每张0.35元;1000—9999张,每张0.28元;1万张以上,每张0.22元。

  以售价19元的船票为例,包括正票、附卡、信封、授权书、三折卡槽、PVC卡6件组成,包装公司称总成本在5元左右。以此计算,一张船票的利润,达到近3倍。而这些“末日船票”的网上卖家,有不少就来自浙江。

  利用“世界末日”来吸引眼球,这个做法在浙江用得最成功的应该是义乌商人杨宗福。今年8月,各大媒体对他设计出“诺亚方舟”来应对可能发生的灾难后,杨宗福就吸引到了世界各地的眼球。“现在一般的地方性媒体我已经没有时间接受采访了。”杨宗福说,在接受了央视等国内媒体的采访报道后,他还接受了许多国外媒体的采访。

  杨宗福透露,目前他的“诺亚方舟”订单已经有26个,其中两个来自新西兰,另外24个买家来自山西、北京、杭州、成都和广东,以当地的富商为主。除了一个广西的商人订购了一个300万元的“诺亚方舟”外,其余的都选择了500万元/个的最高配置。订购“诺亚方舟”的富商除了买去自备使用,还有不少人是打算送给亲戚和朋友,少数人则是出于好奇,想体验一把身处“诺亚方舟”内部防灾的感觉。

  杨宗福说,目前他正在对“诺亚方舟”进行改进,使其抗灾能力更强,例如把“诺亚方舟”的球体直径从4米提高到6米,最多载人数从3人提高到9人,用更先进的减震器替代以前的弹簧减震。

  “这两天每天都有电话来要求订购,要求在12月21日前交货,这个要求没办法达到,都被我拒绝了。”杨宗福坦言,目前只有最早一批下单的山西富商能赶在12月21日前拿到7个“诺亚方舟”,其余的预计都要等到农历新年前才能交付。

  “起初我们看到这样的新闻只是一笑而过,我们并不相信杨宗福能得到订单,谁会相信世界末日到来呢?”“但其实,在灾难面前,人是如此脆弱,小小的灾难就有可能是末日,本着防灾减灾,如果‘诺亚方舟’可以应对末日,那么,购买者就可以在灾难面前获得生机。所以,我想,杨宗福押对了宝!”导报记者随机询问温州几名生意人,他们都对杨宗福的商机表示肯定。

  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教授卞毓麟指出,在玛雅文化中根本不存在末日观念。古玛雅人有多种计算日期的方法,其中有一种连续不断计算日历的立法,即“长记历”,其以180多万天为一个周期来计算,称为“一纪”。2012年12月21日正是其中“一纪”的最后一天,第二天将开启新一个“纪周期”。“世界末日”其实是世人对玛雅预言的误读。

  而且,2011年研究人员考古发现玛雅历法中更长时限的历法单位,就连公元4000多年后也被计入其中,还在其中一天设置了庆典活动。因此,玛雅人自己都不认为“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的最后一天。

  浙江工商大学市场营销系的副主任范钧教授认为,“世界末日”说法没有科学依据,商家频频利用“世界末日”其实是作为卖点进行炒作,无非是想利用这一热门话题来吸引消费者的注意。比如卖这些“末日装备”的商家,就不相信末日来临。

  “‘船票’其实就是个创意礼品,买家大多是抱持娱乐心态,相信没有人会真正相信末日来临。”一名售卖“末日船票”的店主也这样告诉导报记者。

  而据导报记者了解,“末日产品”最早从2009年就开始对公众进行售卖,时至今天,还是有许多人愿为此买单。“商家抓住了消费者的猎奇心理,炒作末日概念来进行商业运作,消费者则抱着娱乐精神来迎合,所以极少出现售价过高产品被买下的情况。这说明大部分消费行为都建立在理性基础上。”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徐代越这样认为。

  微博上的一位网友也观点鲜明地指出,“末日经济”只不过是商家们营销的手段而已,“末日”话题调侃者越来越多,加入“末日”营销的商家就会越来越多。对商家而言,“末日经济”确实是一个促销的好噱头。国内老百姓生活质量日益提高,娱乐至死的当下,则是“怪诞经济”走红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