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137-5103-1686
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头条新闻

咨询热线

137-5103-1686

快速发展与制度掣肘矛盾凸显 数字出版隐现四大短板(二)

作者: 浏览:211 来源: 时间:2018-06-21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随着生活工作节奏的加快,时间被碎片化,伴随而来的是阅读的碎片化。”郝振省解释道,碎片化阅读是指通过手机短信、电子阅读器、网络等终端进行的不完整、断断续续的阅读模式。在候机、等车、等人、电梯里、上下班途中、会议间隙用手机浏览手机报、登录微博查看朋友的留言,无疑是利用零碎时间获得有效信息的最佳选择。快节奏的工作和生活,使方便携带、可随时随地使用的手机迅速成为见缝插针式的碎片化阅读新载体。

  截至目前,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已经批复9个国家级数字出版基地,成为推动我国数字出版产业发展的重要引擎。但由于成立时间短、市场化运作经验不足、资金缺乏等各种因素掣肘,数字出版基地发展出现迟滞。因此,如何进行差异化发展,做到合理布局、各有所长,成为首次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圆桌会议的主要议题。

  2008年,中国首个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在上海张江成立。到目前为止,张江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已经实现每年30%产值的递增,在2010年底总产值达到了110亿元,成为中国数字出版产业重要推动力。

  此后,重庆国家数字出版基地、杭州国家数字出版基地、中南国家数字出版、西安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天津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广东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华中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和江苏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先后批复成立,数字出版基地在全国的布局基本完成。

  “到2020年左右,我们将实现由出版大国向出版强国的转型,数字出版基地是我们实现这一战略的重要抓手,这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也是我们整个战略的桥头堡。”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科技与数字出版司司长张毅君在首次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发展圆桌会议上表示。7月6日,首次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发展圆桌会议于第四届中国数字出版博览会期间召开。

  按照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规划,到“十二五”末期,全国将形成8-10家各具特色、年产值超百亿元的国家级数字出版基地或国家级数字出版产业园区,总产值力争达到新闻出版产业总产值的25%,整体规模居于世界领先水平;到2020年,传统出版单位基本完成数字化转型,其数字化产品和服务的运营份额在总份额中占有明显优势。

  由于担负着引领区域数字出版产业发展的重任,国家数字出版基地选择了市场化道路。而进行企业化运作,则成为基地发展的全新思路。

  张江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很早就成立了专业化基地运营公司,以企业化的方式管理基地建设。目前,已经引进多家大型数字出版企业,全上海1/3的电子阅读器平台落户张江,发展迅速。

  重庆国家数字出版基地也在谋划成立相应基地公司进行市场化运作。该基地负责人李彤介绍,目前基地只有一个管理办公室和一个信息中心入驻基地,开展相应的服务。因为管理机构本身是事业单位,不太适应市场经济的发展,“很多服务不到位,尤其是在管理上”。

  此外,“目前基地运行主体的功能性和经营性定位也有一定的矛盾”。上海张江国家数字出版基地负责人周克勇坦言,因为基地管理机构是企业,企业就要盈利,而目前政策上并没有相关的补贴和补助,功能性和经营性的定位对基地公司带来一些制约。

  未来全国还将有多个数字出版基地设立,保持基地的竞争优势成为当务之急。天津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就率先跳出了传统格局。

  “数字出版基地建设的高新区招商和孵化器模式是目前最普遍的发展思路,但我们却在思考,中国的数字出版到底需要什么,哪些才是最需要发展的环节。”天津国家数字出版基地负责人荣新海说,在调研中发现,很多传统出版商对于数字出版不积极,原因就在于出版社担心自己的资源被平台和渠道卡住,进而被边缘化。天津国家数字出版基地针对此现象提出了大平台理念,制定了“打造数字出版枢纽、完善数字出版链条、推动数字出版革命”的战略。

  “具体来说,重点引进具有数字出版战略全局意义的行业龙头企业、平台。例如,基地马上要建设一个为数字出版提供服务的云计算中心,还将建设一个数字版权交易中心。”荣新海表示,同时,基地在建项目每年新投入资金6000亿元左右,在数字出版的终端设备生产方面,引进了部分大企业,目前有两个龙头企业将入驻,年产值将达20亿元左右。

  而广东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将技术研发与面向港澳台作为自己差异化竞争的优势项目。其负责人韩安贵表示,广东基地要突出技术研发,而且是广东特有的自主研发技术。目前广东的数字出版直接相关的核心技术有语义搜索技术等,广东将最大限度地将技术运用好、发挥好。

  “此外,广东一定要发挥独特的区位优势,面向港澳台,把港澳台的数字出版资源能够整合进来发挥好。”韩安贵表示。

  “企业发展到几年之后,相关政策的跟进会弱化。前几年的返税力度很大,但这几年优惠政策就没有了。”周克勇表示,企业融资也是难题之一,基地和当地银行多次接洽,一年来基地公司推荐了不下20个合作项目,但都以失败告终,投融资是企业发展的瓶颈之一。

  荣新海则表示,相关配套政策细节也需要及时更新。“海量的内容怎么认证版权?按照版权认证的规则审读,成本多少钱?要求提交各种各样的证明,怎么认证?看似很小的问题,却是企业最迫切、最想了解的问题。”

  而华中国家数字出版基地负责人马莉和中南国家数字出版基地负责人胡知武均提出,一定的财政支持也是相当必要的。“我们并不急于挂牌成立,只有等到所涉及资金全部到位以后再稳扎稳打。”马莉说。

  2010年国内数字出版产业总体收入规模达到1051.79亿元,比2009年增长了31.97%。2006年为213亿元,2010年总收入约是2006年总收入的5倍,年增加速度为49.37%。

  手机出版、网络游戏和互联网的广告在数字出版年度总收入中所占的比例分别为33.26%、30.78%和30.54%。网络游戏、网络广告、手机出版占了数字出版主要市场。而作为主要产品的数字图书、数字报刊的收入不到总收入的3%。

  在第四届数字出版博览会上,九月网的展台格外引人注目,“一分钱一本书”的大标语吸引了众多参观者的到来,到底是什么书便宜到如此地步?

  “其实这是我们推广网站的一个营销活动。”九月网负责人庞里洋对记者表示,九月网主推各类电子书,作为新华文轩旗下的电子商务网站,后起之秀九月网并不具有过多的优势,而且相比较于盛大文学、中文在线等业内老牌企业更是无法抗衡。

  “现在,电子书的营销效果都不怎么明显,于是我们干脆就来次大甩卖,一分钱一本书,目的不在于挣多少钱,而是让更多受众去体验电子书,也让更多的人知道九月网。”庞里洋坦承道,作为一家小型的电子书网站,惟有紧跟大潮,既然做不到一家独大,坐拥资源,那索性就完全开放。“说实话,九月网的电子书资源也不是很多,销售渠道也不多,并不算知名,但只要我们坚持下去,就一定能找到自己的机会。”庞里洋称。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随着生活工作节奏的加快,时间被碎片化,伴随而来的是阅读的碎片化。”郝振省解释道,碎片化阅读是指通过手机短信、电子阅读器、网络等终端进行的不完整、断断续续的阅读模式。在候机、等车、等人、电梯里、上下班途中、会议间隙用手机浏览手机报、登录微博查看朋友的留言,无疑是利用零碎时间获得有效信息的最佳选择。快节奏的工作和生活,使方便携带、可随时随地使用的手机迅速成为见缝插针式的碎片化阅读新载体。

  截至目前,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已经批复9个国家级数字出版基地,成为推动我国数字出版产业发展的重要引擎。但由于成立时间短、市场化运作经验不足、资金缺乏等各种因素掣肘,数字出版基地发展出现迟滞。因此,如何进行差异化发展,做到合理布局、各有所长,成为首次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圆桌会议的主要议题。

  2008年,中国首个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在上海张江成立。到目前为止,张江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已经实现每年30%产值的递增,在2010年底总产值达到了110亿元,成为中国数字出版产业重要推动力。

  此后,重庆国家数字出版基地、杭州国家数字出版基地、中南国家数字出版、西安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天津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广东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华中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和江苏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先后批复成立,数字出版基地在全国的布局基本完成。

  “到2020年左右,我们将实现由出版大国向出版强国的转型,数字出版基地是我们实现这一战略的重要抓手,这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也是我们整个战略的桥头堡。”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科技与数字出版司司长张毅君在首次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发展圆桌会议上表示。7月6日,首次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发展圆桌会议于第四届中国数字出版博览会期间召开。

  按照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规划,到“十二五”末期,全国将形成8-10家各具特色、年产值超百亿元的国家级数字出版基地或国家级数字出版产业园区,总产值力争达到新闻出版产业总产值的25%,整体规模居于世界领先水平;到2020年,传统出版单位基本完成数字化转型,其数字化产品和服务的运营份额在总份额中占有明显优势。

  由于担负着引领区域数字出版产业发展的重任,国家数字出版基地选择了市场化道路。而进行企业化运作,则成为基地发展的全新思路。

  张江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很早就成立了专业化基地运营公司,以企业化的方式管理基地建设。目前,已经引进多家大型数字出版企业,全上海1/3的电子阅读器平台落户张江,发展迅速。

  重庆国家数字出版基地也在谋划成立相应基地公司进行市场化运作。该基地负责人李彤介绍,目前基地只有一个管理办公室和一个信息中心入驻基地,开展相应的服务。因为管理机构本身是事业单位,不太适应市场经济的发展,“很多服务不到位,尤其是在管理上”。

  此外,“目前基地运行主体的功能性和经营性定位也有一定的矛盾”。上海张江国家数字出版基地负责人周克勇坦言,因为基地管理机构是企业,企业就要盈利,而目前政策上并没有相关的补贴和补助,功能性和经营性的定位对基地公司带来一些制约。

  未来全国还将有多个数字出版基地设立,保持基地的竞争优势成为当务之急。天津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就率先跳出了传统格局。

  “数字出版基地建设的高新区招商和孵化器模式是目前最普遍的发展思路,但我们却在思考,中国的数字出版到底需要什么,哪些才是最需要发展的环节。”天津国家数字出版基地负责人荣新海说,在调研中发现,很多传统出版商对于数字出版不积极,原因就在于出版社担心自己的资源被平台和渠道卡住,进而被边缘化。天津国家数字出版基地针对此现象提出了大平台理念,制定了“打造数字出版枢纽、完善数字出版链条、推动数字出版革命”的战略。

  “具体来说,重点引进具有数字出版战略全局意义的行业龙头企业、平台。例如,基地马上要建设一个为数字出版提供服务的云计算中心,还将建设一个数字版权交易中心。”荣新海表示,同时,基地在建项目每年新投入资金6000亿元左右,在数字出版的终端设备生产方面,引进了部分大企业,目前有两个龙头企业将入驻,年产值将达20亿元左右。

  而广东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将技术研发与面向港澳台作为自己差异化竞争的优势项目。其负责人韩安贵表示,广东基地要突出技术研发,而且是广东特有的自主研发技术。目前广东的数字出版直接相关的核心技术有语义搜索技术等,广东将最大限度地将技术运用好、发挥好。

  “此外,广东一定要发挥独特的区位优势,面向港澳台,把港澳台的数字出版资源能够整合进来发挥好。”韩安贵表示。

  “企业发展到几年之后,相关政策的跟进会弱化。前几年的返税力度很大,但这几年优惠政策就没有了。”周克勇表示,企业融资也是难题之一,基地和当地银行多次接洽,一年来基地公司推荐了不下20个合作项目,但都以失败告终,投融资是企业发展的瓶颈之一。

  荣新海则表示,相关配套政策细节也需要及时更新。“海量的内容怎么认证版权?按照版权认证的规则审读,成本多少钱?要求提交各种各样的证明,怎么认证?看似很小的问题,却是企业最迫切、最想了解的问题。”

  而华中国家数字出版基地负责人马莉和中南国家数字出版基地负责人胡知武均提出,一定的财政支持也是相当必要的。“我们并不急于挂牌成立,只有等到所涉及资金全部到位以后再稳扎稳打。”马莉说。

  2010年国内数字出版产业总体收入规模达到1051.79亿元,比2009年增长了31.97%。2006年为213亿元,2010年总收入约是2006年总收入的5倍,年增加速度为49.37%。

  手机出版、网络游戏和互联网的广告在数字出版年度总收入中所占的比例分别为33.26%、30.78%和30.54%。网络游戏、网络广告、手机出版占了数字出版主要市场。而作为主要产品的数字图书、数字报刊的收入不到总收入的3%。

  在第四届数字出版博览会上,九月网的展台格外引人注目,“一分钱一本书”的大标语吸引了众多参观者的到来,到底是什么书便宜到如此地步?

  “其实这是我们推广网站的一个营销活动。”九月网负责人庞里洋对记者表示,九月网主推各类电子书,作为新华文轩旗下的电子商务网站,后起之秀九月网并不具有过多的优势,而且相比较于盛大文学、中文在线等业内老牌企业更是无法抗衡。

  “现在,电子书的营销效果都不怎么明显,于是我们干脆就来次大甩卖,一分钱一本书,目的不在于挣多少钱,而是让更多受众去体验电子书,也让更多的人知道九月网。”庞里洋坦承道,作为一家小型的电子书网站,惟有紧跟大潮,既然做不到一家独大,坐拥资源,那索性就完全开放。“说实话,九月网的电子书资源也不是很多,销售渠道也不多,并不算知名,但只要我们坚持下去,就一定能找到自己的机会。”庞里洋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