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137-5103-1686
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头条新闻

咨询热线

137-5103-1686

天津印刷企业在装博会上大显身手

作者: 浏览:258 来源: 时间:2018-06-21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在9月15日落下帷幕的2013中国国际新闻出版技术装备博览会上,除印刷设备企业参展外,一些印刷企业的参与也为展会增色不少,这其中又以天津的印刷企业为主。它们以精美书刊、特色包装和五花八门的个性定制印品展示服务能力,吸引了多批观众驻足欣赏。在这背后,面对不断变化的市场形势,天津的印刷企业已大步迈出应变的步伐。

  蓝白相间的船型结构,“船头”部位放置五颜六色的包装袋、礼盒,“船尾”部位放置儿童读物等精美书刊。天津海顺印业包装有限公司的展台既结合了企业名称,又展示了两大主营业务。海顺印业于1997年开展书刊印刷,把时间轴拨到3年前,它们也才刚刚开展包装印刷业务。如今企业年产值约3.5亿元左右,这离不开近年对产品结构的调整。

  画册图书和儿童读物是海顺印业在书刊印刷方面的品牌产品。据业务经理王春芳介绍,这两类产品也是海顺印业未来在书刊印刷方面的两大发展方向:“儿童读物、艺术画册受到数字出版影响较小,而且处于上升趋势。”

  工价较低与人力成本提高是书刊印刷行业发展瓶颈。王春芳告诉《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面对这样的情况,海顺印业近年主要采取的手段是提高机械自动化水平,进一步提高效率,降低人力成本,从而获取更多的利润。近年引进的全自动骑订龙、胶装龙,使得产能增加一倍。另外,企业在书刊印刷领域十几年的从业经验,也使得企业拥有较强竞争优势。

  2010年迁入新厂、扩大厂房、增加设备后,海顺印业同步开发包装印刷业务。“此前图书产品的制作总是有一定规律的,工艺成熟的情况下,基本上不需要太多的人员投入。在新增包装印刷业务后,我们在沿用一些专业工程师的同时,也招收了更多的工作人员,尤其是建立了一支设计研发团队,目前这支团队已有30多人。”王春芳告诉记者。研发团队在研发新工艺、开发轻质便携材料方面取得不少成绩。

  因开拓包装业务建立起来的研发设计团队让海顺印业在越发复杂的儿童读物印制上也饱尝甜头。在展会现场,王春芳向记者展示了一些儿童立体拼插书。“这些拼插书在模板制作方面要求很高,需要企业不断开发新的辅料,为此企业会做很多次实验。”王春芳表示。一些小的孔位、拐角,模切力度不够,用户会无法方便拆开,力度过大则自动成为“散装”,解决这一技术问题,研发团队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天津长荣印刷设备股份有限公司的展台入口右侧,不起眼的角落里放置的照片书、台历、扇子、塑料书套等个性印刷品吸引了不少观众驻足翻看。这是天津长荣与台湾健豪印刷事业股份有限公司今年年初合资成立的天津长荣健豪云印刷科技有限公司最新一次亮相。

  “健豪给印刷行业实现电子商务、网络印刷开创了新的商业模式,我们希望与健豪的合作,为大陆印刷业在电子商务方面引入一种成功的模式。”谈及长荣健豪的云印刷项目,天津长荣董事长李莉在5月12日的客户答谢会上曾这样表示。4个多月后,云印刷项目进展如何?“健豪的网络平台技术在台湾运行多年,我们会结合大陆市场情况直接使用这一平台技术;在设备上,我们引进了一些数字印刷机和胶版印刷机;初期发展需要的设备操作人员、软件使用人才也在培训中。预计网络系统年底能够上线,为客户提供定制服务。”天津长荣信息部经理杨众杰如是介绍道。

  在快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云印刷打破了传统印刷业的运营模式,正如李莉所说:“印刷已不单单是印刷,更多的是一个软件公司、高科技公司、网络公司、电商公司,同时也是一个物流公司,而印刷是我们的基地和平台。”

  对此,杨众杰表示:“在云技术出现前,网络印刷更多作为完成印刷订单的沟通手段出现。云技术的出现使得网络不再是单纯的沟通手段。很多台计算机构成了一套超级计算系统,客户可以不安装自己的编辑器,直接在电脑上制作印品,线上制作甚至通过手机就能完成。我们以计算机服务器的运算能力帮助客户去完成目标。”

  在长荣健豪的平台上,台湾健豪在网络印刷方面具备平台技术与管理优势,天津长荣则投入人员、资金和厂房,在今后生产中,长荣也可以通过印后设备上的优势为制作工艺复杂的纸制品提供技术保障。强强联合而成的长荣健豪未来能否在网络印刷方面引领潮流,值得业界拭目以待。

  除海顺印业、长荣健豪这样规模较大的企业,展会上也有小规模的印刷企业。员工仅有100多人的天办行通数码印刷有限公司在去年带着数字印刷设备现场演示后,今年依然来到展会宣传造势。该公司图书按需印刷部部门经理王勇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说起数字印刷,工作流程更简单,在短版活上速度更快,在一些印刷需求量不多的情况下,具备非常大的优势。目前书刊数字印刷的需求处于上升趋势,这是天办行通决定开展书刊数字印刷的原因。作为天津市首家取得出版物数字印刷资格的数字印刷企业,天办行通已经与多家天津本地出版社建立了合作关系,例如为天津古籍出版社印制《大陆银行》《严修手稿》等线装套书,为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印制《临床护理指南》等书籍。

  问及业务量情况,王勇告诉记者,今年业务量比去年增加了一些,以前出版社对于书刊数字印刷不知道、不认可的情况得到了改善。在承接一些出版社的短版活件时,天办行通已经能为它们提供1~500本的印刷服务。因为主动推广,天办行通与北京、江西等地出版社也有了业务合作。

  从所占比例来看,数字印刷仍是印刷业的星星之火。天办行通在书刊数字印刷上也处于起步阶段。与公司多年来进行的标书等商业印刷活件相比,书刊数字印刷业务占比还不多。已经跑遍天津各大出版社的天办行通下一步会继续拓展客户,需要通过电话联络、网站推广等方式走出天津开疆拓土,让更多的个人与出版单位了解书刊数字印刷。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在9月15日落下帷幕的2013中国国际新闻出版技术装备博览会上,除印刷设备企业参展外,一些印刷企业的参与也为展会增色不少,这其中又以天津的印刷企业为主。它们以精美书刊、特色包装和五花八门的个性定制印品展示服务能力,吸引了多批观众驻足欣赏。在这背后,面对不断变化的市场形势,天津的印刷企业已大步迈出应变的步伐。

  蓝白相间的船型结构,“船头”部位放置五颜六色的包装袋、礼盒,“船尾”部位放置儿童读物等精美书刊。天津海顺印业包装有限公司的展台既结合了企业名称,又展示了两大主营业务。海顺印业于1997年开展书刊印刷,把时间轴拨到3年前,它们也才刚刚开展包装印刷业务。如今企业年产值约3.5亿元左右,这离不开近年对产品结构的调整。

  画册图书和儿童读物是海顺印业在书刊印刷方面的品牌产品。据业务经理王春芳介绍,这两类产品也是海顺印业未来在书刊印刷方面的两大发展方向:“儿童读物、艺术画册受到数字出版影响较小,而且处于上升趋势。”

  工价较低与人力成本提高是书刊印刷行业发展瓶颈。王春芳告诉《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面对这样的情况,海顺印业近年主要采取的手段是提高机械自动化水平,进一步提高效率,降低人力成本,从而获取更多的利润。近年引进的全自动骑订龙、胶装龙,使得产能增加一倍。另外,企业在书刊印刷领域十几年的从业经验,也使得企业拥有较强竞争优势。

  2010年迁入新厂、扩大厂房、增加设备后,海顺印业同步开发包装印刷业务。“此前图书产品的制作总是有一定规律的,工艺成熟的情况下,基本上不需要太多的人员投入。在新增包装印刷业务后,我们在沿用一些专业工程师的同时,也招收了更多的工作人员,尤其是建立了一支设计研发团队,目前这支团队已有30多人。”王春芳告诉记者。研发团队在研发新工艺、开发轻质便携材料方面取得不少成绩。

  因开拓包装业务建立起来的研发设计团队让海顺印业在越发复杂的儿童读物印制上也饱尝甜头。在展会现场,王春芳向记者展示了一些儿童立体拼插书。“这些拼插书在模板制作方面要求很高,需要企业不断开发新的辅料,为此企业会做很多次实验。”王春芳表示。一些小的孔位、拐角,模切力度不够,用户会无法方便拆开,力度过大则自动成为“散装”,解决这一技术问题,研发团队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天津长荣印刷设备股份有限公司的展台入口右侧,不起眼的角落里放置的照片书、台历、扇子、塑料书套等个性印刷品吸引了不少观众驻足翻看。这是天津长荣与台湾健豪印刷事业股份有限公司今年年初合资成立的天津长荣健豪云印刷科技有限公司最新一次亮相。

  “健豪给印刷行业实现电子商务、网络印刷开创了新的商业模式,我们希望与健豪的合作,为大陆印刷业在电子商务方面引入一种成功的模式。”谈及长荣健豪的云印刷项目,天津长荣董事长李莉在5月12日的客户答谢会上曾这样表示。4个多月后,云印刷项目进展如何?“健豪的网络平台技术在台湾运行多年,我们会结合大陆市场情况直接使用这一平台技术;在设备上,我们引进了一些数字印刷机和胶版印刷机;初期发展需要的设备操作人员、软件使用人才也在培训中。预计网络系统年底能够上线,为客户提供定制服务。”天津长荣信息部经理杨众杰如是介绍道。

  在快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云印刷打破了传统印刷业的运营模式,正如李莉所说:“印刷已不单单是印刷,更多的是一个软件公司、高科技公司、网络公司、电商公司,同时也是一个物流公司,而印刷是我们的基地和平台。”

  对此,杨众杰表示:“在云技术出现前,网络印刷更多作为完成印刷订单的沟通手段出现。云技术的出现使得网络不再是单纯的沟通手段。很多台计算机构成了一套超级计算系统,客户可以不安装自己的编辑器,直接在电脑上制作印品,线上制作甚至通过手机就能完成。我们以计算机服务器的运算能力帮助客户去完成目标。”

  在长荣健豪的平台上,台湾健豪在网络印刷方面具备平台技术与管理优势,天津长荣则投入人员、资金和厂房,在今后生产中,长荣也可以通过印后设备上的优势为制作工艺复杂的纸制品提供技术保障。强强联合而成的长荣健豪未来能否在网络印刷方面引领潮流,值得业界拭目以待。

  除海顺印业、长荣健豪这样规模较大的企业,展会上也有小规模的印刷企业。员工仅有100多人的天办行通数码印刷有限公司在去年带着数字印刷设备现场演示后,今年依然来到展会宣传造势。该公司图书按需印刷部部门经理王勇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说起数字印刷,工作流程更简单,在短版活上速度更快,在一些印刷需求量不多的情况下,具备非常大的优势。目前书刊数字印刷的需求处于上升趋势,这是天办行通决定开展书刊数字印刷的原因。作为天津市首家取得出版物数字印刷资格的数字印刷企业,天办行通已经与多家天津本地出版社建立了合作关系,例如为天津古籍出版社印制《大陆银行》《严修手稿》等线装套书,为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印制《临床护理指南》等书籍。

  问及业务量情况,王勇告诉记者,今年业务量比去年增加了一些,以前出版社对于书刊数字印刷不知道、不认可的情况得到了改善。在承接一些出版社的短版活件时,天办行通已经能为它们提供1~500本的印刷服务。因为主动推广,天办行通与北京、江西等地出版社也有了业务合作。

  从所占比例来看,数字印刷仍是印刷业的星星之火。天办行通在书刊数字印刷上也处于起步阶段。与公司多年来进行的标书等商业印刷活件相比,书刊数字印刷业务占比还不多。已经跑遍天津各大出版社的天办行通下一步会继续拓展客户,需要通过电话联络、网站推广等方式走出天津开疆拓土,让更多的个人与出版单位了解书刊数字印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