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137-5103-1686
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行业百科

咨询热线

137-5103-1686

古今印刷趣谈:隋木刻加彩佛像

作者: 浏览:2009 来源: 时间:2018-06-21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1999年9月,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北京荣宝斋木版雕刻专家冯鹏生先生着的《中国木版水印概说》。该书以1983年11月30日美国纽约克利斯蒂拍卖行出版的《中国书画目录》第363号《敦煌隋木刻加彩佛像》为据,认定这幅落款为隋大业三年(公元607年)刻印的木版画,是隋朝已有雕版印刷的实物证据。该书作者在仔细观察、研究了这幅木版画(图1)之后指出:“观此画,边框、墨栏线条齐直,蓝地匀净,显为雕版印刷?对于这幅产生在公元607年的木版加彩佛画,也有人提出疑义说:“文中称敬画,则非印本可知”。众人皆知,凡过去的木刻画,都是先由画者创作,后进入雕版印刷,至今依然。倘若不睹原物或不顾及画幅是否有印刷的痕迹,而单纯的依画幅有“敬画”二字,便断然否定为“非印本”的观点是轻率的。依图细观,下部的题字有双钩填墨的迹象,即字体先印出墨线,而后填墨。这大抵是印刷术尚未达到成熟阶段的一种印刷方法。”

  冯鹏生先生举证《隋木刻加彩佛像》为我国隋朝已有雕版印刷的实物证据,理由是充分、可靠的。其一,既然美国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将这幅《隋木刻加彩佛像》以中国隋代之佛画名义拍卖,可见其在拍卖前一定先行鉴定过;其二,冯鹏生先生不仅自己考证出这件《隋木刻加彩佛像》为木版印刷,而且还请当代木版水印大师王荣麟、孙树梅予以鉴别,并获得共识。王荣麟大师在仔细观察之后,高兴地说:“此图足堪珍贵,虽不见原作(按:冯先生所持为复制件),但视其边框和画面线条,属雕印无疑,就这么论定,尚有问罪者,我替你去坐“班房”。”可见此画既印迹明显,又有木版水印大师的鉴定,为雕版印刷无疑。

  我们中国发明的印刷术,源远而流长。这源远,指的是距源头很远;这流长,说的是流程很长。在源远与流长之间有一个标志,就是“发明”。《古今印刷趣谈》这个栏目写到这里,已经完成了对印刷术起源与发明的描述,具体介绍了印刷术起源时期“文字的产生、发展与规范;文房四宝等物质条件的准备过程;新石器时期的彩陶拍印和树皮布印花,商殷的甲骨文书,西周的青铜器铭文,战国的凸版印花,秦汉以降的盖印、漏印、模印与拓印等工艺技术的演进,以及汉末迄隋有关印刷术的相关记载与文物遗存。清晰地勾画了印刷术在起源时期的发展脉络与轨迹。从下一期开始,文章内容将转向“流长”,转向印刷术发明后的应用、发展与沿革,进入我中华印刷术的辉煌、外传与变革的发展历程。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1999年9月,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北京荣宝斋木版雕刻专家冯鹏生先生着的《中国木版水印概说》。该书以1983年11月30日美国纽约克利斯蒂拍卖行出版的《中国书画目录》第363号《敦煌隋木刻加彩佛像》为据,认定这幅落款为隋大业三年(公元607年)刻印的木版画,是隋朝已有雕版印刷的实物证据。该书作者在仔细观察、研究了这幅木版画(图1)之后指出:“观此画,边框、墨栏线条齐直,蓝地匀净,显为雕版印刷?对于这幅产生在公元607年的木版加彩佛画,也有人提出疑义说:“文中称敬画,则非印本可知”。众人皆知,凡过去的木刻画,都是先由画者创作,后进入雕版印刷,至今依然。倘若不睹原物或不顾及画幅是否有印刷的痕迹,而单纯的依画幅有“敬画”二字,便断然否定为“非印本”的观点是轻率的。依图细观,下部的题字有双钩填墨的迹象,即字体先印出墨线,而后填墨。这大抵是印刷术尚未达到成熟阶段的一种印刷方法。”

  冯鹏生先生举证《隋木刻加彩佛像》为我国隋朝已有雕版印刷的实物证据,理由是充分、可靠的。其一,既然美国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将这幅《隋木刻加彩佛像》以中国隋代之佛画名义拍卖,可见其在拍卖前一定先行鉴定过;其二,冯鹏生先生不仅自己考证出这件《隋木刻加彩佛像》为木版印刷,而且还请当代木版水印大师王荣麟、孙树梅予以鉴别,并获得共识。王荣麟大师在仔细观察之后,高兴地说:“此图足堪珍贵,虽不见原作(按:冯先生所持为复制件),但视其边框和画面线条,属雕印无疑,就这么论定,尚有问罪者,我替你去坐“班房”。”可见此画既印迹明显,又有木版水印大师的鉴定,为雕版印刷无疑。

  我们中国发明的印刷术,源远而流长。这源远,指的是距源头很远;这流长,说的是流程很长。在源远与流长之间有一个标志,就是“发明”。《古今印刷趣谈》这个栏目写到这里,已经完成了对印刷术起源与发明的描述,具体介绍了印刷术起源时期“文字的产生、发展与规范;文房四宝等物质条件的准备过程;新石器时期的彩陶拍印和树皮布印花,商殷的甲骨文书,西周的青铜器铭文,战国的凸版印花,秦汉以降的盖印、漏印、模印与拓印等工艺技术的演进,以及汉末迄隋有关印刷术的相关记载与文物遗存。清晰地勾画了印刷术在起源时期的发展脉络与轨迹。从下一期开始,文章内容将转向“流长”,转向印刷术发明后的应用、发展与沿革,进入我中华印刷术的辉煌、外传与变革的发展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