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137-5103-1686
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行业百科

咨询热线

137-5103-1686

《新闻周刊》印刷版复活 纸媒的最后一搏?

作者: 浏览:2043 来源: 时间:2018-06-21

  版复刊计划的《新闻周刊》终于将在美国时间周五(3月7日)再次出现在报摊上了,这距离其在2012年底推出最后一期印刷版已经间隔了大约15个月。

  《新闻周刊》创办于1933年,是一份在纽约出版、在美国和加拿大发行的新闻类周刊,影响力很大。上世纪90年代初全球发行量曾高达330万份,不过由于后来发行量的持续下滑,广告收入大减,不得不忍痛停掉印刷版。

  《新闻周刊》是欧美很多纸媒发展轨迹的缩影。从兴盛到衰退,再到告别印刷版,这样的故事近来并不少见,但从电子版重新回归印刷版,可能还是第一次出现。特别在传统纸媒广告收入减少已成大势所趋之际,《新闻周刊》印刷版再度复活,也备受业界关注。

  2013年夏天,停掉印刷版的《新闻周刊》被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型数字出版公司--数字媒体集团IBT Media低价收购。该公司创始人--30岁的艾蒂安·乌扎克和31岁的乔纳森·戴维斯相信,他们可以将《新闻周刊》重塑为充满活力、能产生盈利的网上杂志。但是现在,当他们成功将《新闻周刊》的在线访问量增长了3倍之后,这两个年轻人又计划通过再次提升印刷发行量来使这一老牌杂志复活。

  如果不考虑《新闻周刊》以前的光辉历史,这个举动可以看做是数字出版商向传统纸媒领域探索拓展的一次尝试。从这个层面上理解,《新闻周刊》印刷版复活的意义可谓深远。

  早前,《新闻周刊》曾表示,复刊后的《新闻周刊》将改变以往靠广告收入补贴低价发行的模式,订费将占收入绝大部分。《新闻周刊》总编吉姆·伊波曾对外表示,新的《新闻周刊》将争取在复刊第一年实现10万左右的订阅量。

  乌扎克则坚持认为,读者希望他们能再次出版《新闻周刊》印刷版杂志。他说:"别人都说这个行不通,但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我认为我们出售印刷版所获得的受益肯定是高于做这件事的成本的。"

  不过想不通过屏幕阅读杂志,而直接掏钱购买不通过广告收入盈利的印刷版《新闻周刊》的想法,确实有些太过"奢侈"了。20年前,当《新闻周刊》处于巅峰时期时,其发行量为330万份--每份售价为7.99美金,而复活的《新闻周刊》印刷版发行量计划为10万份。照此推算,每份的定价肯定不菲。

  除此之外,《新闻周刊》印刷版的重新出版也要面临整个行业不景气的大背景。时代公司--《新闻周刊》传统竞争对手《时代周刊》的母公司,《体育画报》以及《财富》杂志,近期都裁员了500多人来进一步降低成本。从整个行业来看,与一年前同一时期相比,2013年下半年消费者杂志的报摊销售量下降了11%,付费订阅量下降了1.2%。

  无独有偶,花费巨资逆势收购多个地方小纸的沃伦·巴菲特曾坚信,在全行业萎缩的情况下,本地新闻载体可以从中获益。根据其名下投资企业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最新财报,公司新闻报纸资产在过去一年总计有5.6%的每日订阅用户数跌幅,公司控制超过一年的28张报纸中,有26张的订户减少。现在看来,巴菲特的想法也许别具一格,但这个如意算盘有落空的危险。

  在纸媒发行量和广告收入下滑已成趋势的状态下,定价不菲的《新闻周刊》印刷版能否被市场所接受仍需进一步观察,毕竟互联网上有着更加廉价和方便的阅读渠道。如果复活的《新闻周刊》印刷版不盈利或者无法满足市场预期,这也会影响其他报刊杂志印刷版的复活计划,甚至会让很多摇摆不定的报刊杂志坚定放弃印刷版的信念。当然,以上想法都是猜测,让我们静观事态发展。(责编:王森)

  版复刊计划的《新闻周刊》终于将在美国时间周五(3月7日)再次出现在报摊上了,这距离其在2012年底推出最后一期印刷版已经间隔了大约15个月。

  《新闻周刊》创办于1933年,是一份在纽约出版、在美国和加拿大发行的新闻类周刊,影响力很大。上世纪90年代初全球发行量曾高达330万份,不过由于后来发行量的持续下滑,广告收入大减,不得不忍痛停掉印刷版。

  《新闻周刊》是欧美很多纸媒发展轨迹的缩影。从兴盛到衰退,再到告别印刷版,这样的故事近来并不少见,但从电子版重新回归印刷版,可能还是第一次出现。特别在传统纸媒广告收入减少已成大势所趋之际,《新闻周刊》印刷版再度复活,也备受业界关注。

  2013年夏天,停掉印刷版的《新闻周刊》被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型数字出版公司--数字媒体集团IBT Media低价收购。该公司创始人--30岁的艾蒂安·乌扎克和31岁的乔纳森·戴维斯相信,他们可以将《新闻周刊》重塑为充满活力、能产生盈利的网上杂志。但是现在,当他们成功将《新闻周刊》的在线访问量增长了3倍之后,这两个年轻人又计划通过再次提升印刷发行量来使这一老牌杂志复活。

  如果不考虑《新闻周刊》以前的光辉历史,这个举动可以看做是数字出版商向传统纸媒领域探索拓展的一次尝试。从这个层面上理解,《新闻周刊》印刷版复活的意义可谓深远。

  早前,《新闻周刊》曾表示,复刊后的《新闻周刊》将改变以往靠广告收入补贴低价发行的模式,订费将占收入绝大部分。《新闻周刊》总编吉姆·伊波曾对外表示,新的《新闻周刊》将争取在复刊第一年实现10万左右的订阅量。

  乌扎克则坚持认为,读者希望他们能再次出版《新闻周刊》印刷版杂志。他说:"别人都说这个行不通,但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我认为我们出售印刷版所获得的受益肯定是高于做这件事的成本的。"

  不过想不通过屏幕阅读杂志,而直接掏钱购买不通过广告收入盈利的印刷版《新闻周刊》的想法,确实有些太过"奢侈"了。20年前,当《新闻周刊》处于巅峰时期时,其发行量为330万份--每份售价为7.99美金,而复活的《新闻周刊》印刷版发行量计划为10万份。照此推算,每份的定价肯定不菲。

  除此之外,《新闻周刊》印刷版的重新出版也要面临整个行业不景气的大背景。时代公司--《新闻周刊》传统竞争对手《时代周刊》的母公司,《体育画报》以及《财富》杂志,近期都裁员了500多人来进一步降低成本。从整个行业来看,与一年前同一时期相比,2013年下半年消费者杂志的报摊销售量下降了11%,付费订阅量下降了1.2%。

  无独有偶,花费巨资逆势收购多个地方小纸的沃伦·巴菲特曾坚信,在全行业萎缩的情况下,本地新闻载体可以从中获益。根据其名下投资企业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最新财报,公司新闻报纸资产在过去一年总计有5.6%的每日订阅用户数跌幅,公司控制超过一年的28张报纸中,有26张的订户减少。现在看来,巴菲特的想法也许别具一格,但这个如意算盘有落空的危险。

  在纸媒发行量和广告收入下滑已成趋势的状态下,定价不菲的《新闻周刊》印刷版能否被市场所接受仍需进一步观察,毕竟互联网上有着更加廉价和方便的阅读渠道。如果复活的《新闻周刊》印刷版不盈利或者无法满足市场预期,这也会影响其他报刊杂志印刷版的复活计划,甚至会让很多摇摆不定的报刊杂志坚定放弃印刷版的信念。当然,以上想法都是猜测,让我们静观事态发展。(责编:王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