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137-5103-1686
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行业百科

咨询热线

137-5103-1686

行业焦点:盘点印包业遭遇的九个大坑,你被坑了吗?

作者: 浏览:1846 来源: 时间:2018-06-21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前段时间,一位从事包装印刷行业20年的老板留言,感慨这个行业真不是常人做的。他说:“我94年至2014在这个行业经营了20年,后五年新劳动法出来,日子真难过,如加租、招工难,工人闹事等等,搞得我人不像人,身体健康出大问题,所以我下定决心,要把辛苦经营了20年的企业结束或者转让。还好在14年12月底转让了,刚刚好一年后光明山体滑坡事故发生,我逃过,朋友说我有三头六臂,接手的老板变得一无所有。”

  这位成功逃出生天的老板提到了“加租、招工难,工人闹事”等问题,其实这远远不是导致印刷业衰败的全部真相。真实的情况是,短短数年时间,中国印刷包装行业先后遭遇了九个大坑,只有少数企业能够从这九个大坑中逃出生天,相当一部分企业仍然被困深坑。

  2008新劳动法出台后,印刷包装业普通员工的综合成本激增,从2008年的1500元激增到当前的4000元,让企业叫苦不迭。之所以说这是一个大坑,主要因为08年之前,政府对最低工资标准、社保缴纳及加班监管不严。但08之后突然加严,而且大幅上调最低工资标准,令企业措手不及。

  尽管当年中国女首富玖龙纸业张茵女士曾在政协会上据理立争,但是却招致舆论一番狂轰乱炸,张茵女士不得不在媒体面前服软,民企老板在国家权力格局中的地位之弱势可见一斑。一些有识之士指出,由于很多打工者将增加的收入悉数用于购房,上调员工工资实际上相当于把实体经济的血夜抽送到房地产行业。

  2010年之前,虽然深圳印刷业已经不象以前那么暴利,但订单还是非常充裕。但从这一年开始,在银行放松银根和按揭购机的诱惑下,很多印刷包装老板发疯似地大量购入设备。印刷质量上乘但价格昂贵的海德堡印刷机迅速在深圳乃至全国遍地开花。

  短短两三年时间,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导致低价竞争愈演愈烈。以印工收费为例,现在起版印工比上世纪九十年代低了至少2-3倍,如果算上增加的上版版数,相差更多。

  2007年,眼见大量外单一夜间消失,行业老板们内心深感恐惧,中国印刷包装业迎来转型良机。但四万亿出台后,老板们普遍认为中国经济不受经济规律约束,从此丧失对经济规律的恐惧。在大水漫灌式的银行信贷的助推下,纷纷扩大生产规模,直至债务缠身。

  中国的印刷老板,多是印刷师傅起家,他们极度勤奋,也攒下的数百万上千万身家。只可惜他们对经济规律缺乏认知,也无法看清国家宏观政策调整的内在逻辑,最终陷入大坑。

  早在1998年开始,就有人预测报纸、杂志、书刊、画册会被电子媒介替代。但由于PC网络一直无法普及,商业印刷受到的冲击并不大,也让印刷老板对电子媒体失去警惕。

  不料从2013年开始,移动互联乘着智能手机普及的春风卷地而来,商业印刷订单大幅减少,打了印刷业一个措手不及。事发突然,很多按揭购买了大量设备的商业印刷企业受到致命打击。

  从2012年开始,中央突然宣布对“三公消费”予以严格限制,导致挂历、贺卡、台历、月饼盒、高档白酒盒订单急剧萎缩,很多印刷企业遭受重创。

  你无法否认,中国的一个国富民穷的国家,政府掌握大多数资源,因此,三公消费体量极其巨大。最要命的是,很多企业收入来源与三公消费有密切关联。然而,三公消费高速行驶中突然刹车,结果包括印刷包装行业在内的很多企业或因被甩下车香消玉殒,或在激烈碰撞中头破血流。

  08年后,人民币汇率出现较大幅度升值,但国内却狂印钞票,人民币外升内贬,不但令印刷包装业外贸订单减少,而且员工对增加的工资越来越不满足,跳槽、吃回扣、甚至罢工的风险骤然增加。

  从2004年开始,中国进入房地产支柱时代,中央出台很多政策立促房地产业的繁荣。通过升值人民币汇率提高人民币购买大宗商品的能力,通过大幅提升最低工资标准来为房地产输血。这背后的逻辑,老板们直到今天才恍然大悟。

  2014年底开始到2015年4月,中国楼市突然疯狂,很多在实体行业走投无路的老板们纷纷投身股市,甚至一度放弃工厂管理。不料庄家开动股市收割机,老板们损失惨重,亏百八十万的人不计基数,亏十万以下的算是一个不小的奇迹。

  回头看来,这个坑挖得太隐秘。先是国家附、券商、国家金融机构大量砸钱抬高股市,待散户们入市后挥动镰刀。此后开动宣传机器号召“为国护盘”,结果又是一顿屠宰。

  2012年以来,尽管印刷业一片哀鸿,珠三角小微型印刷业倒闭过半,但统计数据仍然给力。每年超过8%的增长,似乎中国的印刷业全球一枝独秀。而包装业的统计数据更高,以至于个别企业乐观认为行业将长期保持高达15-20%的年增长。事实上,就连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都说中国的统计数据掺水严重,但一些包装印刷业的老板们却未加思量,对印刷业前景误判连连。

  其实,想想也明白,中国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单位能够对印刷业和包装业作出精确的统计。相信统计数据,还不如对比自家公司多年的财务报表。

  从2014年开始,因为银行抽贷、限贷导致老板跑路和企业破产的新闻层出不穷。如今,印刷包装业已经被银行纳入高危行业榜单,老板们已经由多年前的土豪变成了穷亲戚。

  想想09年之时,银行行长亲自登门,数千万上亿的授信眼都不眨,甚至软硬兼施胁迫企业贷款。结果,产能严重过剩下的印刷包装业一地鸡毛,在企业最需要资金的时候,银行反脸若不相识,反而落井下石地抽走贷款,这个坑真要命。

  面对这些大坑,有一些精明如李嘉诚的老板当机立断选择了退出,如凸版有余前老板邝生于2008年果断卖掉三家工厂。有的爬出两三个大坑后果断退出,如拥有7000员工的东莞快联达选择了关门。有的早早转型避开这个恶性竞争的战场,如雅昌和力嘉转型文化产业。

  然而,由于多数老板们被繁琐的工厂事务所困,根本无暇抬头看路,最终不幸掉入坑中。展望未来,印刷包装业的道路注定不会平坦,老板们还请放慢再放慢速度,仔细查勘前进道路上的大坑大坎。

  深圳市亚特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中高档彩盒、画册、说明书、精品盒、手提袋等包装纸制品的专业厂家,我们以“传承文明,传播知识”为己任,牢记企业所肩负的使命,秉持并致力于“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我们专注客户价值取向,通过不断创新和科学管理,超越客户预期,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最体贴的服务。员工专业专注,对产品精益求精,以信誉为生命,做事认真负责,获得新老客户的认可。

  前段时间,一位从事包装印刷行业20年的老板留言,感慨这个行业真不是常人做的。他说:“我94年至2014在这个行业经营了20年,后五年新劳动法出来,日子真难过,如加租、招工难,工人闹事等等,搞得我人不像人,身体健康出大问题,所以我下定决心,要把辛苦经营了20年的企业结束或者转让。还好在14年12月底转让了,刚刚好一年后光明山体滑坡事故发生,我逃过,朋友说我有三头六臂,接手的老板变得一无所有。”

  这位成功逃出生天的老板提到了“加租、招工难,工人闹事”等问题,其实这远远不是导致印刷业衰败的全部真相。真实的情况是,短短数年时间,中国印刷包装行业先后遭遇了九个大坑,只有少数企业能够从这九个大坑中逃出生天,相当一部分企业仍然被困深坑。

  2008新劳动法出台后,印刷包装业普通员工的综合成本激增,从2008年的1500元激增到当前的4000元,让企业叫苦不迭。之所以说这是一个大坑,主要因为08年之前,政府对最低工资标准、社保缴纳及加班监管不严。但08之后突然加严,而且大幅上调最低工资标准,令企业措手不及。

  尽管当年中国女首富玖龙纸业张茵女士曾在政协会上据理立争,但是却招致舆论一番狂轰乱炸,张茵女士不得不在媒体面前服软,民企老板在国家权力格局中的地位之弱势可见一斑。一些有识之士指出,由于很多打工者将增加的收入悉数用于购房,上调员工工资实际上相当于把实体经济的血夜抽送到房地产行业。

  2010年之前,虽然深圳印刷业已经不象以前那么暴利,但订单还是非常充裕。但从这一年开始,在银行放松银根和按揭购机的诱惑下,很多印刷包装老板发疯似地大量购入设备。印刷质量上乘但价格昂贵的海德堡印刷机迅速在深圳乃至全国遍地开花。

  短短两三年时间,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导致低价竞争愈演愈烈。以印工收费为例,现在起版印工比上世纪九十年代低了至少2-3倍,如果算上增加的上版版数,相差更多。

  2007年,眼见大量外单一夜间消失,行业老板们内心深感恐惧,中国印刷包装业迎来转型良机。但四万亿出台后,老板们普遍认为中国经济不受经济规律约束,从此丧失对经济规律的恐惧。在大水漫灌式的银行信贷的助推下,纷纷扩大生产规模,直至债务缠身。

  中国的印刷老板,多是印刷师傅起家,他们极度勤奋,也攒下的数百万上千万身家。只可惜他们对经济规律缺乏认知,也无法看清国家宏观政策调整的内在逻辑,最终陷入大坑。

  早在1998年开始,就有人预测报纸、杂志、书刊、画册会被电子媒介替代。但由于PC网络一直无法普及,商业印刷受到的冲击并不大,也让印刷老板对电子媒体失去警惕。

  不料从2013年开始,移动互联乘着智能手机普及的春风卷地而来,商业印刷订单大幅减少,打了印刷业一个措手不及。事发突然,很多按揭购买了大量设备的商业印刷企业受到致命打击。

  从2012年开始,中央突然宣布对“三公消费”予以严格限制,导致挂历、贺卡、台历、月饼盒、高档白酒盒订单急剧萎缩,很多印刷企业遭受重创。

  你无法否认,中国的一个国富民穷的国家,政府掌握大多数资源,因此,三公消费体量极其巨大。最要命的是,很多企业收入来源与三公消费有密切关联。然而,三公消费高速行驶中突然刹车,结果包括印刷包装行业在内的很多企业或因被甩下车香消玉殒,或在激烈碰撞中头破血流。

  08年后,人民币汇率出现较大幅度升值,但国内却狂印钞票,人民币外升内贬,不但令印刷包装业外贸订单减少,而且员工对增加的工资越来越不满足,跳槽、吃回扣、甚至罢工的风险骤然增加。

  从2004年开始,中国进入房地产支柱时代,中央出台很多政策立促房地产业的繁荣。通过升值人民币汇率提高人民币购买大宗商品的能力,通过大幅提升最低工资标准来为房地产输血。这背后的逻辑,老板们直到今天才恍然大悟。

  2014年底开始到2015年4月,中国楼市突然疯狂,很多在实体行业走投无路的老板们纷纷投身股市,甚至一度放弃工厂管理。不料庄家开动股市收割机,老板们损失惨重,亏百八十万的人不计基数,亏十万以下的算是一个不小的奇迹。

  回头看来,这个坑挖得太隐秘。先是国家附、券商、国家金融机构大量砸钱抬高股市,待散户们入市后挥动镰刀。此后开动宣传机器号召“为国护盘”,结果又是一顿屠宰。

  2012年以来,尽管印刷业一片哀鸿,珠三角小微型印刷业倒闭过半,但统计数据仍然给力。每年超过8%的增长,似乎中国的印刷业全球一枝独秀。而包装业的统计数据更高,以至于个别企业乐观认为行业将长期保持高达15-20%的年增长。事实上,就连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都说中国的统计数据掺水严重,但一些包装印刷业的老板们却未加思量,对印刷业前景误判连连。

  其实,想想也明白,中国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单位能够对印刷业和包装业作出精确的统计。相信统计数据,还不如对比自家公司多年的财务报表。

  从2014年开始,因为银行抽贷、限贷导致老板跑路和企业破产的新闻层出不穷。如今,印刷包装业已经被银行纳入高危行业榜单,老板们已经由多年前的土豪变成了穷亲戚。

  想想09年之时,银行行长亲自登门,数千万上亿的授信眼都不眨,甚至软硬兼施胁迫企业贷款。结果,产能严重过剩下的印刷包装业一地鸡毛,在企业最需要资金的时候,银行反脸若不相识,反而落井下石地抽走贷款,这个坑真要命。

  面对这些大坑,有一些精明如李嘉诚的老板当机立断选择了退出,如凸版有余前老板邝生于2008年果断卖掉三家工厂。有的爬出两三个大坑后果断退出,如拥有7000员工的东莞快联达选择了关门。有的早早转型避开这个恶性竞争的战场,如雅昌和力嘉转型文化产业。

  然而,由于多数老板们被繁琐的工厂事务所困,根本无暇抬头看路,最终不幸掉入坑中。展望未来,印刷包装业的道路注定不会平坦,老板们还请放慢再放慢速度,仔细查勘前进道路上的大坑大坎。